首页  »   女公务员的沈沦

女公务员的沈沦

更新时间: 2020-03-15 17:27:28

[现代情感] 女公务员的沈
夜幕渐渐降临,都市的霓虹开始闪烁,高洁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了家。远大集团一案下周开庭,作为第一主控官的她这几个星期来忙于工作,常常早出晚归,和丈夫女儿聚少离多。
此刻家门反锁,估计又是无人在家。多年来,高洁已习惯了这种家庭生活,丈夫是一家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很多时候在外应酬,女儿平时留校,只在周六周日回家。一家三口经常分三个锅,各自为政。
虽然这样,高洁还是很爱这个家,很爱丈夫和女儿,工作的繁忙只是让生活更充实,女儿也许受家庭的影响很早就变得很独立,学习成绩也很好。以前高洁会尽量安排双休日和丈夫女儿一起过,去登山,到郊外野炊,或开车到外地去度假……
但高洁也是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正是凭着这种干劲,她很快成长为通海市人民检察院优秀的检察官,在法庭上她以超凡的智慧和勇气维护法律的尊严,向一切邪恶宣战,在她身上闪烁着正义的光芒,正象她自己说的一样:很多人说我美,其实我只有一身正气……
高洁进屋后打开灯,明亮的灯光让她感到了家中的温暧,不管在外边多麽累多麽苦,只要回到家她就感到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港湾,虽然此刻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放下肩上的包,脱下身上的製服,看来晚饭只有亲自动手了。突然她发现饭桌上放着一个公文包,“什麽东西……”高洁走近一看,是个邮件,上面的收件人正是她自己,她想可能是今早邮局送来的,她中午没有回家,丈夫便把这东西放在显眼的位置好让她回来看到。
她拿起来发觉还挺重的,“是什麽东西……”她边想边拆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大叠複印的文字材料,她取出上面的一份来细看,这一看让她大惊失色,“不……不可能……怎麽会……”她变得有点慌乱,急忙拿起其它的来一一细看,“啊……这……这怎麽可能……”
就在她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铃……”屋里的电话铃声大作,她象从梦里惊醒一样,急忙去接电话。
“喂,请问……是哪位……”高洁问道。
“是高检察官吧!看过那份材料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一把低沈的男音。
“你是谁?你想做什麽……”高洁急切地追问。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想以高检察官的专业水平应该不用怀疑材料的真实性了吧……”男人不紧不慢地说。
“快说,你是谁,到底想干什麽,否则我……我要报警了……”高洁强作镇静地说。
“报警?不是吧,高检察官,你想把你老公送去坐牢啊……哈哈……”
“……”高洁一时语塞。
“听着,下周远大的案子你最好退出,还有,我们随时会联系你的……”
“喂……喂喂……”高洁还想说什麽,电话那头的男人已挂线了。
多年以来,每逢有大案要案时收到这样那样的威胁恐吓已不是第一次了,这些年高洁也顶过去了,但是没有想到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几年前她丈夫杜文瀚所在的公司鼎盛国际集团因为造假帐受到调查,杜文瀚作为财务总监和其它几名经理有重大嫌疑,但后来不知什麽原因,证据不是很充分,没有正式起诉,
后来文瀚调离了鼎盛到现在的这家公司任职,虽然文瀚极力否认,但高洁始终感到这件事不是那麽简单,想不到这件事在远大案开审前爆了出来。
远大集团涉嫌走私洗黑钱,涉及的人物很多,省里已经批示,不管阻力多大一定要查出来,反贪局,纪委,海关,金融,公安……等部门全力切查,终于将幕后的大鱼钓了起来,
作为公诉人的检察机关要把罪犯送上法庭,接爱法律的制裁,能不能把罪犯準确定罪,面对对方重金请来的大律师,作为第一主控官的能力至关重要,经过无数大案考验的高洁再一次接爱了组织交给的任务,但她万没有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对方会祭出这个刹手锏,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根据对方提供的证据,文瀚和当时的公司高层共同全谋造假帐,虚造利润,骗取巨额公款,她知道为上千万的数字足以把任何一何人送上刑场。
时间一天天过去。
高洁在三天后再次接到了那名神秘人的电话,下午3点她向单位告了个假按照电话中的指示来到北港路的鼎盛集团大厦,一路上她反複思考,如果只是要她不出庭,为了丈夫,为了这个家,她一定会答应,但她有种预感,对方不会如此简单。
高洁坐电梯上到五楼,一名小姐上前礼貌地说:“小姐,请问您想找谁?”
高洁四下望了望说:“我姓高,我要找卓董事长。”
“呵,您是检察院的吧,董事长吩咐了,您可以直接进去,这边转左就是董事长的办公室。”
“好的,谢谢你。”
高洁走了十几米,来到一房间门口,上面写着董事长办公室,她敲了两下门,里面的人说道:“进来……”
高洁推门进入,只见宽敞的办公室里装修华丽,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肥胖的身子靠在大班椅上,
“呵,……是高检察官吧,欢迎欢迎……”男人干笑着说,并没有站起来。
“我是高洁,你就是那位给我寄材料的人?你到底想干什麽?”高洁一脸严肃,不卑不亢地说。
“呵呵,高检察官真是快人快语,好,那我就直说了,远大那边是我儿子办的,那件案子上面已经有人给你们领导打招呼了,高检察官只要答应不做主控上庭就行了,至于你先生的事嘛……”
卓锦堂一双鼠眼在高洁成熟丰满的身体不老实地扫来扫去,高洁对这个男人第一眼就没有好感,微秃的头颅,堆满冗肉的肥脸,猥琐的眼光。她保持正直的姿态说:“如果我不上庭,你们要把那份材料的原件还给我,以后不再追究杜文瀚!”
“啊啊……高检察官真是个贤内助,要是我有高检察官这样的老婆,真是死而无怨啊……”卓锦堂眼睛盯在高洁胸上,丰满的双峰把製服顶得高高隆起。
“请你说话注意点,卓董事长!”高洁见对方出言不轨,不禁脸色一变道。
“啊……高检察官不要生气嘛,我也是实话实说啊,象高检察官这样出色的人物哪个男人不动心啊……哈哈……”
“卓董事长,我们还是言归正题吧,那件事你到底要怎样解决?”高洁耐着性子道。
见高洁着急,卓锦堂反而漫不经心的道:“不急不急,这件事好商量,文瀚当年也是为公司做过贡献的嘛,我们还是很有人情味的,不过……”
“高检察官明白这份材料的分量就好,我的条件很简单,除了你不出庭做远大案的主控官,我再临时加一个小小的条件……”
“什麽条件?”高洁迫切地问道。
“啊啊……说出来高检察官不要生气啊,我对高检察官是仰慕已久,坦白说我想得到你,如果你愿意来鼎盛工作,做我的秘书,坦白点就是做我的情妇,我给你一百倍的工资。”
“住口!!!无耻……卓锦堂,请你尊重一点,不要以为你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也太低估我了,就你这几个钱就想买了我,你以为你是什麽人?我就算没了丈夫一样可以活下去,你别以为用这个就可以要挟我……”高洁愤怒地说。
“好!好…不愧是检察官,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值得投资,哈哈……”
卓锦堂大笑着说。
“下流!!”高洁怒斥道:“卓锦堂,你儿子的罪我可以跟你说,就算不死也是个终生监禁,比死还难受,这个案子是中央直接过问,任何人也帮不了你,省点钱给你儿子做后事吧!”
“哈哈……曆害曆害……可以连丈夫都不要,好在我还留了一手……”卓锦堂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些材料丢在桌上。
“看看这个吧,高检察官!”
高洁一下拿起来,看了一眼,心一下子沈了下去。
“怎麽样?高检察官!……自己的字总还认得吧。”卓锦堂点了一根烟冷冷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
高洁一下子没了刚才的锐气,她手上拿着的是当年杜文瀚造假帐时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无保留意见的证明,当时她还没结婚,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文瀚的虚假财务信息必须有正式审计师签出意见才具法律效力,文瀚利用和她热恋的机会骗取了她的信任,为他的假帐作了真实性保证。
“如果我把这些东西公开,高检察官一定知道后果吧……”卓锦堂吐着烟。
“为什麽?为什麽这样……啊……”高洁几乎绝望,为什麽连自己最爱的人都出卖自己,她的心在这一刻全凉了。
“事情并不是象高检察官想的那样坏的……我这些东西收了很多年了,也许永远收下去,没有露面的一天,但是那要看高检察官的了……呵呵!”卓锦堂透过烟雾看着无助的女检察官,脸上浮起一丝淫邪的奸笑。
“不,我不会……”高洁把手上的纸用力撕碎,泪水凝上了她的眼腔,此刻她第一次感到了受骗带来的伤害是那麽令人痛心疾首。
“撕吧!我还有很多……”卓锦堂不以为然地说。
高洁带着一颗伤透的心沖出了办公室…
女 公 务 员 的 沈 沦2
面对丈夫的悔过,高洁无可奈何,她深爱着他,她可以原谅他的所有错,她仿佛知道了自己的最后选择,她不可以失去他,不可以失去女儿,不能失去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事业。如果卓锦堂把这此东西公开,她不仅做不了检察官,还可能入狱,到时,女儿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罪犯的后代,她以后的人生将会无比黑暗,不能把这一切加给无辜的女儿。
远大案还有两天就开庭了,经过再三考虑,高洁向领导推掉了主控的任务,最让她担心的是卓锦堂的第二个条件,因为这是一个无底深潭,一旦踩下去就意味着沈沦,但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第二天,也就是远大案开审前的最后一天,高洁第二次来到鼎盛大厦,经过再三犹豫,她硬着头皮敲响了卓锦堂的办公室门。
“呵?是高检察官啊!不请自来,有什麽指教吗?……”卓锦堂似乎预料到一切似的,对高洁的到来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远大案我已经辞去了主控,希望你能兑现你自己的承诺。”高洁说道。
“呵?是吗,其实我最关心的是我的第二个条件,高检察官这次亲自上来,想必已经想通了吧……”
“你是想得到我的身体,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把所有的东西还给我,而且这只是一次,之后你不可以再骚扰我……”
“呵呵……你的条件还真够多的,不过高检察官这样美丽的身体,一次就已经够了……哈哈……”
“首先我要说明,我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事,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但你要是答应了,你就要听我的,明白吗?……”卓锦堂不以为然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
高洁没有作声……
“那麽,现在就开始吧!高检察官……”卓锦堂收起手中玩弄不停的笔。
“先把你的检察官製服解开吧。”
“不……不……”高洁突然摇头向后退。虽然知道结果是那麽回事,但真正做起来对她来说还是极度的抗拒。
卓锦堂知道这只送上门的猎物只是在作最后的挣扎,根据他的经验,象高洁这种自尊心理极强的知识女性,是不会轻易就范的。但征服的的难度越大其中的乐趣就越大,有时他反而不希望手中的猎物太快放弃抵抗。
“怎麽,要改变主意吗?现在还来得及……”卓锦堂说。
高洁呼吸急促,胸口一起一伏,她咽了一下突然说:“我凭什麽相信你…”
“凭我是卓锦堂,你没有和我讨价的筹码,高检察官……”
“你保证这件事只在这里,只一次……”高洁似乎在作最后的还价。
“我从来不作保证……”卓锦堂冷冷地说。
“可以开始吗?高检察官,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你还要考虑的话,请你回去。”
高洁感到绝望,虽然已作了最坏的打算,但那一刻真正来临时她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过自己这一关,“就算为孩子,为了这个家牺牲一次吧。”这是她不停在内心中给自己的唯一理由。
“解开衣服的纽扣!”卓锦堂望着无助的女检察官命令。
高洁低下头,泪水似已涌上眼腔。在无比屈辱中手慢慢地提起到胸前,几乎是以最慢的速度。
卓锦堂却不催促,只是静静地欣赏着,猎物终于屈服了!这不是普通的猎物啊,这是通海出名的司法界女强人,令无数作奸犯科者闻风丧胆的主控官,今日终于要在自己胯下屈服了,他开始有点忍不住内心的激动。
一粒,两粒……尽管是慢得不能再慢,但女检察官的製服还是最终完全解开了,卓锦堂抑制着内心的沖动,眼光像箭一样射进女检察官春光窄泄的胸口,映入眼中的是那深深的乳沟,可能是羞愧的原因,饱满高耸的乳房微微起伏……
高洁把头扭向一边,她知道此刻对面的男人正用猥琐的眼光看着自己,就这样站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令她不知所措,本能地用手护在胸口。
“把手放下……”卓锦堂以命令的口吻道。
“走到桌子前来!”不是命令女人一下把衣服脱光,卓锦堂有意转移一下视线,他知道对高洁这种个性倔强的女性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让好不容易上鈎的鱼跑掉。
待到女检察官慢慢地走近办公桌,卓锦堂似已闻到对面成熟女体上发出的馨香,距离的拉近让高洁一下子变得更无所适从,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对面这个变态的男人快点结束这一切。
“现在把一条腿擡起来踩到桌子上……”卓锦堂以平静的语气说。
“什麽?……”高洁以为自己听错了,无力地摇着头:“不……不要……”
“我不习惯同样的话说两次,高检察官!”卓锦堂背靠着老板椅有点不耐烦地说。
强忍着羞辱,高洁狠狠心真的把一条腿擡起来,由于穿着製服套裙,她把穿着高跟皮鞋的脚踏上办公桌后裙子自然向上束起,卓锦堂一下看到了女检察官的私处。
这麽一站高洁马上意识到这个姿势是多麽的淫蕩,强烈的羞耻感让她几乎晕过去,只感到脸象火烤一样发烫。卓锦堂看着身穿製服的女检察官摆出如此风骚淫蕩的姿势,差点喷出血来。
肉色长丝袜裹着丰满修长的大腿,可以看见丝袜末端绣花的松紧带陷进大腿根白生生的皮肤里,粉色半透明的内裤包着肥胀的阴户,若隐若现的***让卓锦堂的肉棒一下子硬起来顶在裤子上,“啊……”他有点控制不住了。
“不要动,保持这个姿势!”卓锦堂边说边从旁边拿出一条教鞭,他略低下头用教鞭撩开垂下的裙摆,让女检察官整个阴部展现出来。他用教鞭轻戳那肥胀饱满的阴阜,一边戳弄一边观察已为人妻的女检察官羞愧的表情。
“啊……”高洁被这种下流的方式玩弄,又气又急,羞愤万分,脸一阵青一阵白。她本以为对方只是直接进入,只要忍一下就过去了,没想到这老色鬼这麽多玩法,看来要受的罪还在后面。
女 公 务 员 的 沈 沦3

卓锦堂饶有兴致地在女检察官神秘的私处探索着,性感窄小的三角裤包着宽大的盆腔,茂密的***从内裤边缘不安份地冒出来,让卓锦堂血脉贲张。
突然他把圆滑的教鞭头点向高洁的阴蒂部位,来回磨擦,高洁受到突然的袭击,控制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哼叫。卓锦堂一脸阴笑,持续用教鞭玩弄女检察官最敏感的部位,高洁强忍着从下体传来的快感,仰起头闭上美丽的双眼,咬紧牙忍着不发出叫声,脸上一片涨红。
“嘿嘿,很敏感的体质啊!高检察官……”卓锦堂淫笑着把教鞭从阴部向庄豔的上身转移,高洁身上的检察官製服只是解开了扣子,卓锦堂用教鞭把製服向两边拔开,只见白色的乳罩托着饱满的乳房挺拔高耸,卓锦堂又用教鞭左右戳弄,“嘿嘿……好沈的奶子啊……”高洁受到强烈的汙辱,只能把头尽量扭向一边,委屈地忍受。
“真是魔鬼的身材……”卓锦堂肆意地玩弄着眼前这具熟透的女体,虽然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高洁保持着完美的身段,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更多是成熟与妩媚,是那种让每个男人向往的高贵和端庄。卓锦堂欣赏着女检察官万分屈辱无奈的神情,最后把教鞭戳向女人性感的肚脐。
高洁大腿跨在桌上,保持着淫蕩的姿势,紧闭着美丽的双眸不去想眼前的一切,她只在心里祈求这一切快点过去,但眼前的男人显然不会轻易结束,她已经预料了最坏的结果,但她却没有料到过程……
几乎对一切麻木,高洁脑中一片空白,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了。
“好了,现在把衣服脱掉。”
“把衣服脱了!”卓锦堂严曆的喝道。
“啊……”高洁不知怎麽办,她低下头,让头髮遮住了羞红的脸。
製服终于在男人的视奸下脱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做一个人民检察官,这一切将成为她一生中难以抹去的阴影。
“嗯……很好……”卓锦堂欣赏着眼前活生生的艺术品,突然他坐直了身子说:“把衣服高高举起来!”
听到这样的话高洁“嗡”地一阵晕转,“啊,这是在做什麽……我为什麽要听这个无耻的人的话!不……我不要……”她内心突然迸发出强烈的抵触心理。
“把你的检察官製服举起来!!!”不等高洁有反应,男人厉声命令。
象中了魔咒般慢慢举起一条圆润的手臂,手上拿着自己刚脱下的检察官製服。
“啊……女神!……”卓锦堂从内心里惊歎,细小的眼睛瞪得发亮,看到高洁腋下那浓浓的腋毛,他的肉棒涨到了顶点!
做出这样一个不堪入目的姿态,高洁好象台下有无数对眼睛看着自己一样羞辱难当,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感到眼前一片眩晕,脸上的红晕燃向了雪白的颈项。
“现在爬到桌子上来!”调教的游戏并没有结束,男人开始变得变本加曆。
“什麽?……要做什麽!”高洁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惊又气。
“爬上来!”卓锦邦重複着,同时把办公桌上的东西全拿开了。
高洁咬牙,眼睛有点红,“既然来了,就準备接受最坏的结果吧,反正就一次,就当是发一场恶梦吧……”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全没有了在法庭上的睿智,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她知道为了女儿、为了这个家她可以牺牲自己,想到这她狠了狠心爬上了那张办公桌……
看到自己的计划一步步得逞,卓锦堂十分得意,这个平时一身正气的检察官终于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
看到女检察官爬在桌面上屈辱的样子,卓锦堂满足地命令道:“爬到这边来……”示意高洁爬到他的面前。
高洁不知这个变态的家伙要做什麽,又惊又怕。
“好,转过来,屁股向着我……”
“啊,做什麽……”女检察官强忍羞辱,象狗一样趴着,把成熟丰满的屁股向着男人高高翘起。
卓锦堂一推椅轮,把老板椅移近桌边,面对女检察官诱人的屁股不禁咽了口口水,那套裙紧裹着的屁股丰满肥翘,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他突然把裙子向上翻起,高洁惊叫着扭动了一下,卓锦邦把鼻子凑到只剩三角裤包着的屁股深深地吸了口气,“很特别的气味……”一边回味一边自语。
“这个变态的老鬼,不得好死……”高洁在心里骂道。
“刷”一声,伴着高洁的惊叫老色鬼把那条内裤生生撕了下来,高洁吓得哭了出来……
“嘿嘿……真是极品。”卓锦堂一边抚摸一边歎道。
“嗯……够肥,够厚肉……”手上用力,手指陷入雪白的肉里,高洁被抓得呻吟起来,但她强忍住了。
卓锦堂抓紧两片肥臀向两边分开,只见***生满会阴,一直蔓延到肛门,“嘿嘿……毛真多啊,高检察官……”卓锦堂揪住女检察官屁眼上的几根毛用力扯了扯,痛得高洁大叫起来,屁股也不得不向男人的拉扯的方向移动。
“听说毛多的女人性慾强烈……是吗,高检察官?”卓锦堂阴损地问道。
卓锦堂一双大手肆意地抓捏着女检察官肥硕的屁股,仔细观赏那精致绝伦的肛菊,高洁的深色的肛门隐藏在臀缝深处,周围长着性感捲曲的肛毛。卓锦堂用手指在微微隆起的屁眼上作圆周磨擦,好象在对它的主人说:怎麽样?舒服吗?
身上最难于示人的排便器官被这样玩弄,令女检察官羞得无地自容,以往的种种尊严和自信在这一刻已被彻底粉碎。
“看来很紧凑嘛,高检察官,你老公没操过你这里吗?……”卓锦堂无比下流地问道。
高洁突然听到这麽下流露骨的髒话,脸腾地红起来,“这个男人真是极之恶心,上天为什麽要让我落在这样的人手里……啊!”
见女检察官不作声,卓锦堂道:“那我今开就来个越俎代孢,给你开壶……
嘿嘿……”说完把女检察官的屁股大大扳开,将一口唾液猛吐在高洁的屁眼上,高洁一声惊叫,还没来得及反应,卓锦堂已经把他粗大的中指硬生生地插进了一节。
高洁惊恐万分,挣扎着扭动下体想要躲避这恶心的侵袭,卓锦堂见状,挥动另一只手狠狠地拍在女检察官肥腴的臀肉上,“啪……啪……”直打得高洁连声叫痛,头每打一下就仰起一次。
“给我老实点,否则有你好受的……”卓锦堂边说,边把手指往女人肛门里塞,肛门突然受到异物的入侵産生反射性的收缩,括约肌有力地钳住了入侵的手指。
“嘿嘿……高检察官……你夹得我好紧啊……”卓锦堂不怀好意地讥笑着。
高洁听了脸一红,马上感到不对,不得不放鬆身体,卓锦堂邪笑着把剩下的半节手指全部插进了女检察官的肛门里。
“怎麽样,涨吗?”卓锦堂下流地问,同时手指转动磨擦肛门内壁。
“啊……畜牲……”高洁在心里诅咒这个下流无耻的男人,肛门里火辣辣的灼痛,又酸又涨。
卓锦堂的手指不断在女检察官直肠深处挖弄,痛得高洁哭着连声求饶,“不要……求求你……不要了……啊……”
“嘿嘿,知道我曆害了吧……”卓锦堂满足地从女检察官肛门里抽出手指,仔细地端详了一会放到鼻子前闻闻,
“唔,有味道。”
高洁已经听不清男人的说话了,恶梦般的一切仍她觉得好象活在地狱。
卓锦堂将手上的汙物抹在检察官雪白的屁股上,“好了,现在到你为我服务的时间啦……嘿嘿……”
女 公 务 员 的 沈 沦4

为了尽快查出远大集团的内奸,卓锦堂对原远大集团的几名要职人员进行了秘密调查,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两个人身上。
一个是他儿子卓振邦的贴身秘书叶姿,也是远大集团的法律顾问,这个女人两年前通过招聘进入远大,由于天生丽质才华出众,被卓振帮留在身边作了秘书,深得其的欢心,远大的很多重大策略她都给过卓振邦意见,掌握了远大内部的很多商业机密,是最大嫌疑人。
另一个是远大的行政总监薛临川,此人可算是远大集团的大内总管,可以说是卓振邦的左右手,卓振邦极其信任他,远大对他来说基本上没有什麽秘密可言。
远大案发后,集团受到各方的调查,各项商业运作暂时停止。卓锦堂便将此二人调进鼎盛,并有意安排在极为重要的部门任职,根据洪钧的计划,鼎盛会与洪帮进行一单买卖,卓锦堂会故意让这两人知道这件事,如果到时警方收到消息,就可断定此二人中必有一人是远大集团的内奸。
************
而高洁在卓锦堂的威胁和纠缠下,无计可想,她既不想让丈夫知道,也不想向朋友说,只能在这无底的深渊无尽地下沈。
短短十几天,她仿佛经曆了万世的浩劫,让她改变了对人生的很多想法,一个人立足在这个有着道德伦理约束的社会,所做的每一件事就必须要考虑到别人的眼光和想法,身上的光环越多背负的压力就越大。命运可以操纵在自己手中,但你能经受起世俗的千夫所指、万民之唾吗?
丈夫细致入微的关爱在无助的日子里成了她人生的希望。这份情是高洁可以原谅文潮任何过错的理由,她可以为了无悔的爱情失去一切。
但丈夫的真情只能唤起高洁内心的负罪感,她知道文潮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她甯愿自己去承受,也不让一种痛苦给两个人去分担,这只会给另一方无谓的伤害,文潮不可能忍受这种可怕的事实,她很清楚文潮的为人。这也是她始终没有勇气面对的事,也许,这一切大白于天下时,也就是这个家家破人散的日子了。
所以,虽然韩冰虹有可能成为解决事情的最大希望,但高洁始终下不了决心开口。
另一方面,卓锦堂虽然替儿子上诉省高院,但并没能提出进一步有力的证据,他也知道这样无非是拖延时间,如果不能在上诉期内提出有力的证据,法院一般不会改判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高洁那边并没有什麽动静。
事情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法院是随时可能宣布结案的。
卓锦堂心急如焚,按他的计划并不想把事情弄到两败俱伤,他还是想利用手上的把柄把这个女人牢牢地掌握,因为这个女人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还可以把她变为自己的玩物,所以他不想轻易公布那些录影。
但对方迟迟没有行动,最后他终于坐不住了,为了儿子,必须也可以作出任何牺牲!……卓锦堂下了最后的决心。
************
通海市人民检察院,宽阔的大院里停着各种各样的小车。
卓锦堂手上拿着个老板包从车里钻了出来,擡头看了一眼六层高的办公大楼。
“同志,请问你要办什麽事?”
卓锦堂刚走上台阶,一名值勤人员迎上来问道。
“我……是来找人办事的……请问高洁检察官的办公室怎麽走……”卓锦堂道。
“呵,这边……三楼的公诉科,上了楼向左直走就能看见……”
“好,谢谢你了……”卓锦堂说着把包夹在腋下走向楼梯。
……
公诉科办公室里,高洁正一声不响地做着自己手头的工作。
“高洁……有人找你。”
这时门外有人喊了一声。
“呵……”高洁一下没回过神来。
“呵,谁啊……”高洁边答边向门口望去。
“高检察官你好,你可真难找啊。”
伴着一阵干笑声,一个肥大的男人走进了公诉科办公室。
“啊……”高洁的心突地跳了出来,“又是这个无赖……该死的,这次竟然跑到这里来……”高洁心中苦叫。
“怎麽?不欢迎啊……”男人厚顔无耻地笑道。
办公室里有五六个人在上班,他们都以为这是高洁的熟人并没在意,但高洁听得十分的剌耳。
“你……有什麽事……来这里……?”高洁不知这家伙要做些什麽,但又不好当着众多同事的面发火。
“呵……是这样的……找高检察官有点事,检察院不是欢迎群众举报吗?我今天来就是要举报一起国家工作人员腐化坠落的案件,我带有证据的呵,不信你可以看看……”卓锦堂说着拿出一张光碟向众人扬了一下。
高洁倒吸了一口气,她最担心的事又一次要发生了,而且这次竟发生在自己上班的地方,卓锦堂这条疯狗真的要发疯了。
“你先回去吧,你的情况我们已经在作调查了,有需要我们会通知你来协助的……'高洁想把这个可恨的男人搪塞开。
“如果高检察官不愿受理,那我就直接找你们领导谈了……”卓锦堂以平静的口气威胁。
“你……”高洁又气又急,办公室的同事似乎发觉不对劲,便想替她接洽这个前来举报的人,这一下高洁更急了,为了不让卓锦堂这条疯狗在这里乱吠,高洁大声道:“对不起,我要去一下卫生间。”
女 公 务 员 的 沈 沦5

走过卓锦堂面前时高洁压低声喝道:“出去……”
卓锦堂阴笑了一下转身跟着走了出去。
“卓锦堂你要做什麽,你不要太过分了……”走出廊外高洁回头愤怒地喝道。
“嘿嘿………我只不过来提醒一下高检察官而已嘛,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交易,这对你对我都有好处,明说吧,我时间不多,现在就是摊牌的时候……”
“我说过,韩法官是不可能这样做的,你不要逼我……”高洁说完扭头向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快步走去。
卓锦堂并没灰心,看了一下走廊上无人,便一路跟了过去,在走廊尽头拐角里的女厕门口停住。他回头看了一下,确定无人,再四下一看,发现卫生间旁的杂物间里有清洁工清洁厕所的工具,卓锦堂灵机一动,抓起一样就进了女厕,他想这样就算有人看到了就推说是清洁工,恐怕还不至被捉吧。
女厕里没第二个人,高洁已入了其中一间关起门,卓锦堂突然想起什麽似的快步返出到杂物间,找了找从中取出一块木牌,上面写着:“清洗厕所,暂停使用。”架在门口,看看四下无人重新闪入女厕,并将厕所门反锁了起来。
“嘿嘿,常说厕所是最好的谈判地方,这次真用上了,妈的……”卓锦堂暗笑。
在堂堂的政法机关里做这样的事,卓锦堂虽然色胆包天,心里还是有一点惊怕的,因为这种场合下男人被捉住,十有八九是按流氓处理的。
但越是危险对他来说就越剌激,色欲熏心的他四下观察了一下,女厕内还是比较封闭的,只开了一个不大的窗口。
这时,听到一阵“哗哗”的沖水声,接着是衣物悉悉的声音,估计是高洁已经差不多了。
卓锦堂躲在墙角里,不一会听到“咔”一声,门开了,高洁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走了出来,卓锦堂趁其不备一下沖了上去,一手捂住检察官的嘴,一边转到女人的身后从后面把高洁搂住。
高洁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已在她丰满的胸部重重抓了一把,
“流氓……流……”高洁被突如其来的偷袭吓呆了,反应过来后刚要叫喊,嘴却被一只大手严实地封住了。
“是我,高检察官……”一把低沈的男音在耳边响起。
“唔……不……”高洁一下意识到身后的男人是谁,剧烈地挣扎起来。
卓锦堂见女检察官反抗激烈,手上加了几分力,把女人死死地控制住。他知道这是女人的本能反应,任何女人在这种环境下受到侵扰都会如惊弓之鸟。
“别动,再动就掐死你……”卓锦堂恶狠狠地在检察官的耳边低声喝道,大手紧紧地捂住女人的嘴。
“呜……啊……唔唔……”高洁在男人的怀里扭动着,只能从男人的指缝中泄出丝丝呻吟。
卓锦堂把头凑在女人的耳鬓,享受美丽的检察官身上淡雅的体香,下体紧紧地顶住检察官丰满的肉臀,
“怎麽样?……在这种地方,很剌激吧!……高检察官……”卓锦堂见女人渐渐放弃抵抗,也放鬆了手。
突然,“啪”的一声,高洁趁身后的男人松懈,用力转身给了他一记耳光。
“流氓!来人啊……”高洁挣开男人的手大声叫了起来,可惜门关上了,叫声没能传出去。
“臭娘们……”卓锦堂恼羞成怒,重新将身着製服的检察官捉住,把高洁双臂用力反剪起来,
“啊!……”高洁一阵痛叫。
“叫,老子让你叫……”卓锦堂用力扭住检察官的手臂,剧痛让检察官忘记了呼救。
“……卓……卓锦堂你这个……蓄牲,……你知……道。这里是什麽地、方吗……”高洁在痛苦中想用这点制止男人的进一步侵犯。
“不就是检察院吗?有什麽了不起,老子什麽时候想操你就操你………老实点!”卓锦堂捉住检察官顶在厕所洁白的墙上。
“放开我……你这个流氓,这里……会有人来的……”高洁强忍着痛,手臂被扭得几乎要脱臼。
“不会有人来的,高检察官。你就放心享受吧……”卓锦堂拧开洗手池上的龙头,顿时“哗哗”的水声掩盖了一切,真的好象正在搞清洁。
“不要,……这是单位……你要是敢……你跑不掉的……来人啊……”高洁虽然在痛苦中但仍然作最后的挣扎。
“来人……有坏人……”高洁不顾一切地叫着。
“要死吗?……”卓锦堂气急败坏,脱下脚上的袜子搓成一团,趁检察官嘴未合上一下塞了进去。
“唔……”高洁惊恐地叫起来,用力扭头躲避。
“叫……让你叫!”卓锦堂恶狠狠地将他臭哄哄的袜子一点点塞入检察官的嘴里。
“告诉你,让人抓了我也不怕,我就说是你勾引我,不信就看看我手上的光碟!到时我看人家是信我还是信你这个不知羞耻的淫货……”卓锦堂双手紧紧地箍住检察官。
“不,……呜……唔……”高洁急得眼泪就要出来,但嘴里塞得满满的,只能含糊不清地闷叫着,下体激烈扭动逃避男人发硬的肉棒。
女人的扭动反而剌激了男人的慾望。
“嘿嘿,好骚的屁股啊!看我怎麽操你……”卓锦堂说着伸手去解高洁的裤带。
“唔唔……”检察官意识到什麽似的挣扎越发剧烈起来。
垂死挣扎是动物的本能,卓锦堂知道只有完全的插入才可以彻底粉碎这个高傲女人的反抗心理。
铁钳般的大手控制住女人,检察官的裤子最终“唰”地脱落地上,两条丰润的大腿裸露在空气中。
“上班也穿这样性感的内裤啊……”男人以最快的动作将月白色的性感三角裤扒到腿弯,熟悉的肥臀再次呈现在眼前。
奇臭的袜子熏得高洁几乎晕过去,受辱的恶运再次降临。
白色内裤横在两条白嫩的大腿间,就象一个大大的“H”。
肉棒熟练地顶进肥美的溪谷,高洁绝望地哀叫,放弃了最后的挣扎,她知道就算叫得人来,卓锦堂被扭送派出所,最多不过是个流氓罪,而他手上这张影碟也要公诸于众了。
卓锦堂有恃无恐,将女人押在厕所的白色瓷砖墙上,双手捉紧高洁的腰开始抽插起来。
高洁双臂解放后撑在墙上,屁股被迫向后拱出接受男人的姦淫。她艰难地拔出塞在嘴里的臭袜,拼命地吐出口水,象一条缺氧快死的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几乎忘记了正在被人奸汙。
“让你感受一下厕所偷情的快感……”卓锦堂无耻地说着,抽插越来越快。
高洁下体被剥光了,但上身仍穿着製服,强烈的反差令男人亢奋无比,
“卟……卟……卟……”卓锦堂挺着肚子一阵急插,高洁臀浪如涌。
“怎麽样,别有一番滋味吧,高检察官!”卓锦堂一边进出检察官成熟的身体一边下流地说。
鲜嫩的淫肉在滋滋地渗着水,肉棒在淫水的润滑下出没,越来越顺畅,卓锦堂吊在肉棒下的卵袋随着他的动作有节奏地甩动着
“嘿嘿……出水了啊……是不是很剌激,在这种地方……”
身体的反应令高洁无地自容,脸埋在两臂间承受在身后男人无情的攻击。
厕所的特有气味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为什麽,……为什麽是这里……太无耻了……”高洁不能相信对方竟在这种骯髒的地方做这样的事,更不能相信自己会在这种环境下産生情慾,但事实残酷地证明了一切.
女 公 务 员 的 沈 沦6

肉棒尽情地贯穿成熟的肉体,龟头雨点般截击娇嫩的子宫,检察官原始的肉慾在骯髒的厕所里被慢慢点燃,高洁的手指用力有抓扒着光洁的墙壁,在内心里抵抗将要迸发的慾望。
“怎麽样,还不肯剥掉你检察官虚僞的面具吗?……说!你把我引到这里来,是不是故意的?嘿嘿……你这个淫货,用这种手段勾引男人……”卓锦堂边说边重重撞击检察官肥厚的屁股。
“不,胡说……你这个人渣,魔鬼……'高洁受到侮辱,满面涨红,剧烈扭动,企图挣脱身后的肉棒。
“哧……哧……”肉棒和腔道发出淫秽的磨擦声。
突然卓锦堂取出手提电话,一边抽插一边“嘀嘀”地按了起来。
“嘿嘿,不能忘了正事啊!来……你和韩法官沟通一下,看看我儿子的事能不能通融一下,……啊?”卓锦堂边干边接通了省高级人民法院韩冰虹法官的办公室电话。
高洁以为自己听错了,看到卓锦堂果然在拔电话,她吓了一跳,这个男人真是疯了,竟在这个时候……
“来!……通了……”卓锦堂将电话按在女人的耳朵上。
“不……我不……”高洁感到这个人不可理喻,这不是人做的事!
“拿着!”卓锦堂曆声喝道
“喂,您好!请问是那位……”这时电话那头响起了一把端庄的女音。
“啊!……天……真是韩姐的声音……”高洁一时不知所措,身后的男人还在不断地抽弄着,
……
“喂……请问是那位……”电话在那头不耐烦地追问。
……
“你再不说那就要替你说了!”卓锦堂压低声音威迫,肉棒整根留在检察官的体内,感受着阴道膣肉一下一下的勒着肉棒,就象感受到检察官此时忐忑的心情。
“我……呵……是……是韩……姐吗?……我……我是高洁……”在电话那头一再追问下,高洁方寸尽失,鬼使神差地不知怎麽就答了对方。
“呵,是高洁啊!你好啊,好久不见了,你这个大忙人怎麽想起找大姐了……”电话一边的韩冰虹不明真相,听到高洁的声音高兴得象往常一样调笑起来。
高洁欲哭无泪,远方的韩姐哪知道她此刻正受着无耻的淩辱,为了不让对方察觉不妥,高洁努力装出平静的语气
“呵……是……这样……我有件事……要……要和姐你说说……”高洁一边忍受身后的奸弄一边说。
“哎呀……什麽事啊!你总是要有事的时候才记得大姐,平时怎不见你问问大姐啊!咦,你现在在那里啊,怎麽有水哗哗的声音……”电话一边的韩法官完全不知高洁的处境,还在和她亲热地开玩笑。
“我……我……在厨……厨房里……”高洁慌忙中说道,水池上的龙头还在不停地流水,水声掩盖了厕所内的淫声。
卓锦堂看着身着製服的女检察官一手撑在墙上,撅着屁股一边打电话一边挨操的样子,兴奋到了极点,趁检察官忙于应答,加紧操弄。
“你这个大忙人,这次又有什麽事啊?上次升了职还没请大姐吃饭呢,是不是要补上啊,……哈哈……”电话一边的韩法官笑着说。
“不……不是啦……我……”高洁怕不小心露出破绽,只能专心地应对电话里韩法官的说话,竟一时忘了身后的男人正得意地奸弄自己。
“说……快说……”卓锦堂加快节奏示意高洁说案子的事,直顶得高洁忍不住叫了出来。
“别吱吱唔唔的啦,我说呢,你就不会那麽主动请客,近来工作不忙吗?
咦,你怎麽了……”电话一边的韩法官感到有点不对劲,不禁问道。
“呵……我……没有……是、是不小心碰倒东西了……”高洁慌忙掩饰,气息越来越重。
电话交谈一度分散了高洁的注意力,但随着男人强烈的抽插,下体的腔道已不知不觉産生抽搐,子宫每次被顶中时阵阵麻痒向全身扩散,说话也开始变了调。
“韩姐……我……这样吧……我正忙……迟点我再给你电话吧……”高洁怕再支持下去会被韩法官识破,急忙挂了电话。
“骚货,被鸡巴一弄就什麽事都不想干了,今天就弄死你……”卓锦堂不再顾忌,大力地抽插起来。
“啊……”高洁双眉紧锁,双手撑在墙上,向后撅出肥硕的白臀,在男人的攻击下慢慢投入肉慾的漩窝。
虽然对这个丑恶的男人是极度的讨厌,但对这根屡次进入自己身体的肉棒,竟産生了熟悉感,如果后面的人不是卓锦堂,那麽此刻进出自己下体的只是一根比普通人大一号的***,也许她能没有负罪感地享受这不可想象的厕所偷情。
“怎麽样?想要爽吗……自己扭屁股啊……”卓锦堂发现检察官被带入了不可自拔的境地,故意放缓了抽送。
“啊……为什麽这样?”高洁从耻辱中惊醒过来,脸刷地红了起来,她不相信这是自己的身体,竟然在这种环境下産生这种无耻的想法。
停止反抗就意味着接受,高洁这才发现自己已完全投入到与男人的交媾中,天啊,这是高洁吗?检察官在迷乱的大脑中不断地问自己。
“不……不啊……”
“想知道什麽时候开始变得这样不知羞耻吗?……高检察官…现在告诉你,从你爬上我的办公桌那一刻开始,你就变成了一条淫贱的母狗!”卓锦堂边说边用手抓弄高洁的胸乳。
“不……不要说……”高洁气愤地将手中的电话扔掉,
“我……不会放过你的……”高洁用一只手伸回后面企图阻企男人的进攻。
“操死你……”卓锦堂扭住检察官的手,咬牙切齿地狠命抽插。
“啊……停……”
厕所内的肉搏进入白热化,肉棒姦淫检察官身体的同时奸汙其美好的心灵,身上神圣的人民检察官製服曾代表着不容侵犯的最高尊严,但此时却成为强暴者增加视觉剌激的道具,将男人的兽欲全面激发。
“啪啪啪……”一连串肉与肉的碰撞声。
“去死吧……”卓锦堂吼叫着用尽全力一捣,抽出***,一大股乳白色的精液从马眼喷出,有力地射在检察官的製服上。
女 公 务 员 的 沈 沦7

秋风渐紧,万物萧索,通海笼罩在一片肃杀的氛围中,似乎预兆着这个冬天不会平静地渡过。
又是灯火阑珊的时候,路灯为人们照亮了归家的路。但在西塘的联合办案组驻地里,办公室内灯火通时,全体办案人员齐集,正在开会。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艰苦工作,我们在反腐方面取得了很大的突破,通海市政府部门的涉嫌干部分别被提审,大部分交待了问题,很多人是投案自首,他们交待的口供为我们下一步开展的工作提供了依据。”办案组的总负责人省委监察厅专员傅全友主持会议。
“但在反黑方面,由于犯罪分子收到风声纷纷龟缩,在这方面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这并不等于一无所获,现在我们得到可靠情报,通海鼎盛集团和黑社会集团洪帮近日会有所动作,这次召集大家开会,就是要研究抓捕方案,由于机会稍纵即逝,为了配合反腐工作取得的成果,完满完成省委交给我们的任务,这次行动只可成功不许失败!现在我们就掌握的线索进行研究,我已经和省委取得联系,行动期间,驻通海的武警部队会配合我们的抓捕行动……不用惊动市公安局……”
……
夜完全吞噬了这座城市,变幻的霓虹象昭示人们,这座城市正涌动着一股暗流……
夜色下的万秀住宅小区,家家户户沈浸在温馨祥和之中,窗户透着暖人的灯光。
高洁站在卫生间的花洒下,任由热水不停地沖洗自己的身体,好想把白天遭受的汙辱沖掉,水珠滑过她光洁白嫩的皮肤,贪婪地亲吻她成熟美丽的胴体,水可以沖掉男人留下的汙渍但沖不去她心头的阴影。
淋浴后高洁披着浴巾回到卧室,那次被卓锦堂在卧房强暴之后她更换了所有床上用品,因为看到这些东西令她作呕,让她更感到对不起丈夫。
“铃……”
这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象对电话産生过敏的病人,每次家里电话铃响起都会令她不安,如果丈夫在家她一定要丈夫接电话,但这晚文瀚出去了,高洁无奈地拿起了话筒。
“喂,你好……”高洁忐忑不安地小声应道。
“是高洁吗?我是韩姐啊……休息了吗?”电话那头传来韩冰虹的声音。
“哦……是韩姐……”高洁松了口气。
“今天下午的时候找我是什麽事啊?说了一半又不说了,现在有空了吧,很久不和你聊天了,还真想你啊。”韩冰虹笑道。
高洁忙说:“呵、、、是这样……其实也没什麽事……就是……”
“哎呀,你看你,什麽时候变得这麽婆妈了,有什麽事就直说嘛,还把不把我当大姐啊你?”一向爽朗的韩冰虹不耐烦地说。
高洁犹豫了半天,由于没有思想準备,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对,
“我……”
“嘿,以前的高洁可是个雷曆风行的女中豪杰,现在怎麽象个老太婆似的,是不是有什麽事啊?可不许瞒着大姐呵,快说,是什麽事。”韩冰虹发现有点不对,知道高洁一定是有什麽难言之处,她对高洁也是很了解的,高洁这种吱吱唔唔的态度不是她一向的作风。
“如果你不说,我们以后就不是姐妹了……”韩冰虹故意不高兴地说。
“不……不是……韩姐你听我说……'高洁着急地说道。
……
事情发生以来,高洁一直是一个人苦苦支撑着,所有的痛苦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其实她是多麽希望身边有一个人能帮她分担一下,一个女人无论她多麽的坚强但她始终是一个女人,在无助的时候最渴望的就是有人伸出援助的手,
而卓锦堂的紧迫已经让她没有退路,
在韩冰虹的催促下,高洁终于下了最后的决心……
……
两天后,韩冰虹和淩玉霜从省里赶到了通海,肖月华和高洁的两个同事丁素君,王薇也知道了这件事。大家都责怪高洁不把这件事说出来,令到事情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高洁委屈得都快要哭了。
“高洁,你太软弱了…起码你要对姐妹们说啊,俗话说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如果你早点和大家说,唉……你看你……”韩冰虹说道。
显然她已经不想再给这个受尽淩辱的姐妹任何教训,这只会在她伤透的心上加上一把盐。
好了好了……大家就不要怪来怪去了,要怪就怪卓锦堂这个衣冠禽兽,我们都是学法用法的人,我们要拿起手中的武器捍卫自已,不能让这种社会残渣逍遥法处!”最后还是做领导的淩玉霜出来主持局面。
“我觉得最好还是要报警。”做律师的肖月华说道。
“如果可以报警,高洁就不会受那麽多委屈了。再说我们凭什麽去报案?我们手上没有什麽证据啊……”女检察官王薇问道。
“这件事对方是处心积虑,我们必须另想办法。据我所知省里已经对鼎盛集团进行秘密调查,可能警方已经有行动了,如果能把卓锦堂抓住,我可以通过人把这些东西要回来,……在这之前,我们上一次鼎盛,看看能不能和卓锦堂私了,我们要替高洁着想,”韩冰虹说道。
大家都觉得应该上一次鼎盛,人多力量大,当年她们在学校里就是凭着团结一心,战胜了无数困难,建立了珍贵的友谊,只要大家站到一起,每个人心里就充满了力量和信心。高洁也觉得有韩冰虹和淩玉霜出面,事情可能有转机。
旭日初升,阳光照耀。
卓锦堂坐在他的办公室里,隔着落地玻璃静静地看着窗外,今天对他来说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楼下,两部丰田小车缓缓地从鼎盛开出,第一部向左拐朝南边开去,第二部则向北绝尘而去。
卓锦堂取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他今天显得特别的冷静,看着楼下的两部车分头而去,他点燃了烟,静静地等着好戏开演。
时锺指向九点正,卓锦堂扔掉手中的烟蒂,
“把薛临川和叶姿给我叫来!”
“是。”
不一会,两人先后进入董事长办公室。
“坐……”卓锦堂示意二人坐在他对面的转椅上。
“两位都是远大集团的有功之臣,我要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振邦的帮助。自从远大出事后,你们没有离他而去,这一点我感到十分欣慰。”卓锦堂以很直接的眼光看着对面的人。
薛临川穿着一套黑色西装,坐直了腰板,姿态端正,憨厚的外表僞装着他极深的城府。
叶姿穿一套深色的职业套装,高贵而不矜持,端庄而不失大方。卓锦堂对薛临川并无兴趣,而叶姿的豔丽让他心动。其实他很早就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只是碍于儿子的情面。
卓锦堂和两人的眼光一接很快闪开,在这极短的一刹那,直觉告诉他叶姿有一种强装出来的镇定。
气氛有点特别,薛临川和叶姿都有点无所适从。
“我想两位也知道今天是个不一般的日子,你们调入鼎盛也有一段时间了,先就前一段的工作作个彙报吧,对你们现在所处的岗位有什麽意见和想法也可以说说,不要有顾忌。”卓锦堂把眼光更多地放到了女职员一边。
叶姿感到对面董事长的眼光中透着一阵阵的冷意,这和以往的见面有点不同,她在心里有种预感,卓锦堂这只老狐狸在玩一个阴谋,自从进入鼎盛后她发觉一切进展太快了,有点不合常规。
“好的,那由我来先说一下吧……”薛临川首先开口。
对薛临川的长篇大论,卓锦堂只字不闻,此刻正他通过耳塞遥控着外面的世界,和洪帮的交易进展情况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通海市港北集装箱码头仓库是通海市最大的货运码头,到处是林立的集装箱,从船上卸下的和待装的集装箱堆满了露天仓库。人处在几十米高的集装箱通道间就象置身铁箱森林中。
黑色丰田驶入第十号仓库区,只见那里已有几十人在戒备,那是洪帮的人。
丰田停稳后,车门打开,一名着西服的男子钻了出来,后面的两名随从各提着一个密码箱。
“怎麽样?军哥……钱带够了吧……”洪帮的顾老三对着西装的男子说。
被叫做军哥的男子摘下墨镜,四下里看了一下,
“都看準了吧……”
“没问题!这几个区是咱洪帮包了的,没人会来,军哥就放心吧。是先验货还是先看钱?”顾老三道。
“老规矩,先看货。”军哥说道。
“好!开箱…”顾老三一声令下,洪帮的人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一只集装箱,军哥对旁边的一名随从点了一下头,那人从里面抽出一个纸箱割了开来,仔细地检验一番,然后回过头对军哥点了一下头,军哥便将手上的密码箱啪地打开,只见里面全是清一色的美钞!
就在这时,停在附近的几辆拖车上的集装箱门突然打开,无数荷枪实弹的武警官兵沖了出来,迅速地把正在交易的人包围起来,
“不许动!警察……”
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人抵抗,军哥冷笑着合上密码箱……
“现在怀疑你们在进行非法交易,所有人面向墙,手抱在头上……”
“搜!”为首的警官正是省公安厅的锺浩,在他的命令下,武警将集装箱内的货物搬出来,一一开箱检查,
“锺警官……”一名警员在对货物进行仔细检查后发现不妥,
“怎麽?……”
“不对劲……”警员小声道。
“呵?……”锺浩又命令打开其他的货物箱,
“锺警官是吗?我们可是做正当买卖的啊……是谁告的密说我们进行非法交易……”顾老三不屑地说。
“住口!先带回去,这批货要暂时查封。”
锺浩拿出手机接通了行动总指挥傅全友的电话。
“傅组长吗?我锺浩,形势有点不对,对方可能调虎离山了,还有可能行动泄密了,这可能是个套,我们的内线可能有危险。我建议,马上执行第二号行动计划……”
“好的,不要打草惊蛇,要出其不意,一网打尽……”傅全友指示,他信得过锺浩的判断。
与此同时,港北码头的事第一时间传回了鼎盛。
终于等到了答案,一切都水落石出。
卓锦堂没有说什麽,只是打断了薛临川的回报,
“薛经理,你可以出去了……”卓锦堂转眼看着叶姿平静地说。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