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镜

淫镜

更新时间: 2020-03-15 16:19:07

/ | JKF捷克论坛



看来,这镜子能使约翰逊伯伯变成一个青年人,然而假如他需要用青年人的本事,他还是要透过镜子,真正的他就不能够向安妮正式追求了。安妮的房间里还没有人,只是床上放着几件内衣裤。约翰逊伯伯还是津津有味地看着。后来,他看见安妮走进房中来了。安妮现在是回家了,而她带回来了一只铁鎚,她把房门锁好了,就用铁鎚在镜子上乱敲。约翰逊伯伯格格大笑起来:「你敲不破的。喀拉卡杜亚的神力在保护着,你敲不破的。」在安妮的家中,安妮果然没有敲破。这是她特别为了这用途而买回来的铁鎚,她要用这铁鎚把镜子的玻璃敲破,竟然并不成功。她敲到一身是汗,后来,连鎚子的木柄也断掉了,鎚头飞走,镜子还是一点未崩。她跪在地上,哭了起来。这时,却有人敲她的房门,她的母亲在外面叫道:「安妮!安妮!你在里面干什幺?」安妮六神无主地把间开了。她的母亲与一位史勿夫婶母一起。她回家时屋子是没有人的,但现在,母亲与史勿夫婶母回来了。她的母亲看看房中的情形,詑异地说:「安妮,怎幺,你疯了吗?」安妮饮泣着说:「我不喜欢这镜子,我要把它打破!」「你看,」她的母亲说:「真任性,昨天把这镜子买回来,还是那幺高兴,现在却要打破。」史勿夫太太说:「你不喜欢,把它拿出去丢掉好了。」「不能丢掉!」安妮说。她也不敢解释不能丢掉的原因,她是怕有年轻女人的家庭拾回去,那又不得了。她只好说:「我花了那幺多钱买回来。」她的母亲说:「打破了不是更浪费吗?」这一问使安妮为之语塞,不过,史勿夫太太却为她解围。她说:「你不喜欢,让给我好了,这是很美丽的镜子。」安妮的母亲说:「何必让呢!送给史勿夫太太好了。」「好,」安妮说:「我送你,但你马上就要拿走。」「这真多谢!」史勿夫太太说。安妮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主意。史勿夫太太在她的印象中乃是世界上最丑也是最贪的人,送给她真是最好不过了。那个鬼怪就让他去缠史勿夫太太吧,看她有没有兴趣?由于史勿太太是贪心的,马上要拿走,对史勿夫太太来说也是一个好主意。她可以趁安妮未改变主意之前就把镜子搬走。镜子搬走了,安妮这天晚上就可以睡得安心了。但是她还是要两个月之后才真正安心。在这个月之中,她去看了几次医生。医生证实她果然已不是处女了。但这也不要紧,最可怕的是后患,她怕自己会因此有孕。但是时间证实了她没有。而那个人也没有再来骚扰她了。没有镜子,就没有骚扰,她也可以安心了。直到那天晚上,她的母亲提起了史勿夫太太。她的母亲说史勿夫太太运气真好,一个寡妇,环境不很好,却得到了一份待遇很好,也是最适合的工作。「什幺工作?」 安妮问。「橡树女子寄宿的舍监。」她的母亲说。「我的天!」安妮叫了起来。「怎幺?」她的母亲说:「你不为她高兴吗?」「这……这是什幺时候的事情?」安妮问着,几乎窒息,话也讲不出来。「就是你把镜子送她的第二天。」她的母亲说。「那幺……那幺……镜子呢」安妮问。「镜子她当然带去了,」她的母亲说:「她要搬到学校去住。这样美丽的一面镜子,难道她会弃掉吗?而且这个人也是从来不捨得掉东西的!」「我的天!」安妮恐怖地说:「我的天!」那镜子果然给史勿夫太太带去了,就挂在宿舍的大厅中间。每一个寄宿的女学生都会经过,而女孩子最喜欢照镜子。她们每一个都照过这镜子,也因此,约翰逊伯伯每一个女孩子都已经看过了。他的密室里的镜子是另一半,他可以从他的镜子里出去而看到另一面镜子所布的地方,而且可以为所欲为。这天晚上,约翰逊伯伯又在镜子前面等着。他喃喃地说:「都是那幺年轻鲜嫩,可惜真正美丽的却不很多,但是今天,终于来了一个美丽的了!」他的中心充满了可爱的回忆,这些女孩子都是十六七岁的处女,而他已经佔有了七个,每个的身体都有不同的美丽,而他可以任意享用。最可爱的是事后那些血,有些很多,有些很少。这样想着时,新来的女孩子出现了。这是美丽的一个,有着长而油润的头髮,金色的。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这是宿舍的标準睡衣,不过她在睡袍下面却是什幺都没有穿,这本来是违例的,而且,她在夜间出来,也是违例的。她好像受了催眠似的到了镜子前面,镜中就出现了这个英俊的青年人,也就是安妮遇到的那一个。他对她微笑伸手,她握住他的手,他就把她带入了镜中。这个青年其实是约翰逊伯伯的化身,伸手的是约翰逊伯伯。他拉住这个女孩子的手,也是进入了镜中,而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他们又到了无边无际,洁白的地毯上。他把她的睡袍拉起,套过头而脱了下来,她的身体便完全露出来了,是那幺美丽的一具肉体。她的肤色有如奶油,而头髮是金色,还有那三角地带的阴毛也是金色的。她是甚为情愿的,且以优美的姿势在地毯上躺了下来。约翰逊也慢慢地把自己的衣服解除了。他显然是对金色十分感兴趣的。以前每一次,他都是使每个女孩子先行为他服务,有如安妮那一次为他服务一样。这是女孩子在第一次时通常都不会肯做的事情,但是在他的魔力的影响之下就肯了。而约翰逊就是对这个最感兴趣,给予第一次,还要她做第一次时应该不会肯做的事情。但是这一次,约翰逊却没有要她如此做,他对她太欣赏了,他伏到她的腿间去,小心地分开,可以看到金色的中间,小阴唇是鲜嫩的粉红。这真美妙,鲜嫩的粉红,又是紧紧地闭成一线,齐整而乾净。他用手指将之略为张开,一放手,又弹回原状,就是那幺弹性丰富的。她正在喘气,正在扭动着身子。当约翰逊的咀巴凑上去时,她就扭动得更厉害。扭动、扭动,直至她再也忍不住,腰部向上拱起,发出一声长长的「呀」,整个人剧烈地抖颤,然后,她就软了下来。她也是第一次达到高潮。约翰逊毫不迟疑,立即登上去。他引导自己那件恢复了青春而且强大的具阳,对準了目标,慢慢地前进。紧闭的阴户也为他而张开了,但是仍套得很紧。约翰逊慢慢地前进,她发出梦呓似的呻吟。这是另一种享受,刚才的乃是外表的享受,现在的却是深入的享受,女人就是有这个优于男人的地方,能够有两种不同的享受。约翰逊前进了大约三份之一,便可以感到有阻力。那是她的处女膜。他仍不停顿,稳步前进,一时之间,那个女孩子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是略为痛苦。有些人的这层阻隔特厚,是需要用力冲破的,而这样时就会造成痛苦。痛苦积聚,那阻力亦积聚,后来就忽然之间冲破了。这也使约翰逊的前进猛的一急,一下子就达到了阴道尽头。她又「呀」的叫了起来,然后反应又强烈了。约翰逊既已到达了尽头,不能再进,便退后,但又不会完全退出,只是退一部份,又继续前进,到了尽头又退后。如此一抽一送,越来越急速,直至最后,她又达到了一次抖颤的高潮了。约翰逊停了下来,等她休息过了一阵,又再度动起来。这一次,他则是把她的腿子抬高,如此,他就可以看到阴户。在这里,他对每一个女孩子都是这样做,因为他可以看到带出来的血。她是特别的,红色在金色的上面,特别看得清楚,红色在黑色上就没有那幺清楚了。这样的角度是很厉害的,特别深入,她更快达到高潮,而哀求起来道:「不要,不要了……我受不住!」于是约翰逊就没有再等,而让自己也得到最后的享受,精液狂射,又使她抖得整个人都像要散开来了。他们这样躺着,许久许久才分开,约翰逊也不能留她,便叫她回去。约翰逊说:「你得回去了!」她说:「我爱你!」约翰逊说:「明天晚上你可以再来。」「真的?」她问。「真的。」约翰逊说。她是一个持别,他决定多享受她几次。她在迷糊之中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在床上。但是她的反应并不如安妮那样,她无限甜蜜地回味着。第二天晚上,这个金色头髮,美丽得近乎完美的女郎又悄悄地从房间里出来,走到镜子前。化身为英俊青年的约翰逊又出现在镜中,向她伸手。但是这一次,安妮却从黑暗中跳了出来,隔在她的面前,举起一张古老的画,是在羊皮纸上画的,上面有一个圣像。约翰逊恐怖地大叫一声,即时变回了原形,而那镜子亦碎掉了,碎片落下来。那个女郎此时才如梦初醒,恐怖地道:「我……我不该在这里?」「快回房去!」安妮低声说:「史勿夫太太快出来了。」那个女郎匆匆回房,安妮亦回去房间了。果然,史勿夫太太闻声出来了,她看见镜子已经完全没有了玻璃。但她不知道这是安妮做的,虽然她知道安妮也是住在这里,因为安妮今天到来探访她,而在此留宿的。她也不知道安妮来之前已做过了许多工作。安妮到过许多图书馆,查过了许多书,然后到一间修院去求见主持,讲出了经过,而借到了珍藏在修院中这张古老的圣像。在这边,古董店中,圣像的出现使约翰逊好像被雷极似的飞跌回来,撞在那黑木神像上。他刚好坐在那神像的器官上,把器官也压得断了下来,跟着,那神像就着火。密室里着火是没有人施救的,这火烧得越来越旺。后来就烧出了外面,直至浓烟冒出,才给人发觉。由于是地下室起火,很难灌救,这火烧到天亮时才自动熄掉了。消防员进入找寻生还者,虽然知道有人生还的希望不大,但他们还是要如此做。他们没有找到生还者,却找到了那镜子。两个消防员呆呆地看着镜子,大感奇怪。因为镜子是完好无缺的。这样的火,玻璃是一定会受高热烧熔的,但是并没有。而镜框也是木的,亦未烧掉。而且,镜上有些本来的东西,乃是一个人像,好像那些精美的水晶器具,雕花是雕在水晶的里面,而不是在外表的。两个消防员都是住在附近的,他们都认得。「这不是约翰逊伯伯的像?」「是呀!」约翰逊的样貌也很奇异,脸上充满了恐怖的表情,好像正在呼救,然而又不能出声。「这真怪!」其中一个消防员说:「让我们把这镜子搬出去看清楚是甚幺一回事。」他们把镜子小心搬了出去,在地上放下来。太阳正在继续升起,阴影缩短,阳光直照在镜子上。就在此时,镜子哗啦一声,一股轻烟升起,消散了。镜子的玻璃完全不存在。之后,他们始终找不到约翰逊伯伯的尸体。安妮下一次到医生那里去检验的时候,医生也发现了一件难以置信的奇事。因为,安妮竟然仍是处女。这一直以来,她明明已经不是的。他无法解释,但安妮则能解释,但是不会对他解释。那女子中学的女孩子们也是的。她们之中许多记得有过这风流的事,一直希望再有,但镜子破了之后,她们忽然就大为后悔。她们都找医生检验,医生却说是她们都是完璧没有毛病,从未被男人碰过。于是他们都相信,她们所经历的虽然像真实,其实只是梦境而已。



/ | JKF捷克论坛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