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寂静的世界第08话

寂静的世界第08话

更新时间: 2020-03-15 16:19:12

第0
  我是个宅男,害怕外面纷繁複杂的社会,于是宅在家中,宅在网络的世界裏。
  有天突然醒来,发现网络的世界停了,我踏出房门。外面的世界也停了,不知道原因,不知道将来会怎麽样。我接连唤醒了三个女人,遇到了一个与我一样的麻子程,可我还是没找到自己的路,甚至连自己爲什麽会成爲寂静世界中活动的人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真实的存在于这个寂静的世界中。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在这个寂静的世界中,我享受到了以前根本就不可能享受到的物质生活。三位美丽各异的美人,千依百顺,随心所欲。走在大街上,看上什麽就拿什麽。抽最高档的香烟,用最贵的酒洗脚,拿最贵的丝绸服饰擦脚抹脸。可我的心依然是孤独的,哪怕我知道在遥远的地方有几个与我一样的人,可我还是孤独的。
  常常在睡梦中惊醒,在梦中这个让我随心所欲的世界,经常在我最开心的时候突然恢複,经常在我最兴奋的时候突然恢複。当我从无数愤怒的人群中挣扎的时候,我醒了。看着身边玉体陈横的三位玉人,在梦裏她们扭曲变形的脸,撕心裂肺的哭喊,用力的撕扯着我的身体,奋力的报複我强加给她们的一切,我无能爲力。
  我又一次在小芸的体内发泄后,深深的睡着了。”
  唧唧,唧唧“一阵奇怪的声音将我叫醒,我睁开眼。一只四爪乌贼,用一条软曲的腿触碰着我。我擡起头,四周是波光泠泠的绿色房间,我这是在哪?”
  咕咕唧唧,咕唧……”
  四爪乌贼从背后拿出一条比目鱼出来,一条腿在上面比划着,嘴裏一面说着什麽,一边摇着头。我看擡起手来,想要将乌贼赶跑,却发现挥舞的手臂居然是条乌贼爪子。”
  啊……”
  我猛的坐了起来,看着熟悉的房间,看看自己的手指,再看看身边赤裸的小芸,浑身是汗。敲了敲自己的头,妈的,又做恶梦了。梦中的场景不断回放,赤裸的小芸四肢大张的躺着,想起之前热血澎湃的场面,小芸的四肢像是乌贼一样的抱着我,夹着我,我自嘲的笑了笑。小芸恢複的越来越快了,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了个人的特点了。而且对我的依赖一天比一天重了,正是她的依赖,使得欧曼的同住计划泡汤。
  小芸现在只能由我陪着才能睡着了,她像是个受了伤的孩子一样,时刻的呆在我身边,搞的小玉经常出现气呼呼的姿态来。于是欧曼带着小玉回家了,而我继续在这裏陪着小芸,希望她能尽快的恢複到不要那麽粘着我。希望吧!看着熟睡的小芸,曼妙的身材,凹凸有致。算了,叫醒她再来次不是不行,只是,哎。
  最近发现小芸在跟我做爱的时候喜欢流泪,越是性奋的时候流的越多,高潮时下面喷水,脸上却在无声的痛哭。搞的我有种强奸她至高潮,她身体在愉悦,内心在痛哭的摸样。一两次还挺新鲜挺有快感的,多了就无语了。哥那麽温柔的对你,你丫哭个毛线啊。想想她的日记,哎,谁要我那麽不小心呢,可既然醒了就要好好待她了。
  我起身下了床,轻轻关上卧室的门,赤裸的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瓶矿泉水。回到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喝水一边抽烟,窗外是浓的化不开的夜色。孤坐在沙发上,青烟袅袅,突然见到茶几上一个玻璃杯下压着一张欧曼留的字条(一个人在家睡,记得盖好毯子。别太操劳,大色狼,小芸哭的那麽厉害,你就越兴奋。
  哼!半夜起来记得别喝冰水,明天我会来检查哦!
  内心满是感动,我苦笑着放下手中的矿泉水瓶,拿起玻璃杯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水。三个多月来,和欧曼的点点滴滴就在这玻璃杯中回蕩着,小妮子,总是知道怎麽让人不反感的想到她的好。不是赖着你撒娇,不是撅着嘴吃醋,而是在我最不经意间关心着我,感动着我。厉害啊!可我就吃这套。呵呵由于有了她们三人的能量补助,加上我不断的锻炼,现在的我总是精力十足。宅男时期废柴般的精力,早就不知抛到哪去了。常常想大概麻子程也是因爲这个原因才能搞上三十好几个女人吧,不然还不死在女人的洞裏。谁他妈设计的这个能量互补,太他妈适合了。看看外面的天色,要不趁小芸熟睡,咱跑回家好好的安慰安慰家裏的两女呢。特别是小玉,每次在欧曼和小芸面前总是抢着允吸我的阴茎,抢着去舔我的菊花,抢着第一个将我的阴茎放进她的小屄中,那摸样,操,想想都硬了啊。
  我看了看熟睡的小芸,然后悄悄的打开大门,轻轻的走了出去。下楼的时候心中不由的哼起了小曲,想到小玉的虔诚摸样,想到欧曼会咬人的阴道口,加快速度啊!
  跑到二楼,闹洞房的那户人家门还是虚掩的,我忍不住走了进去。满屋的大红喜字,满地的红色碎屑,大大的布艺沙发上坐满了年轻的男男女女,客厅四周站满了人,将新郎新娘围在中间,所有的人脸上都凝固着幸福的笑容。新郎背着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新娘一手搂着新郎的脖子,一手拿着个打火机,看样子是要爲所有在场的人点烟,两三个年轻小伙围着打火机嘟着嘴,似乎是在吹灭新娘点的火,好让新郎多背会。在这幸福的场面中如今多了个赤裸的我,就像是曾经看过的某部AV。
  我仔细了观察了下欢乐的人群,新娘穿着前短后长的小短裙婚纱,白皙的双腿夹在新郎腰间,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盘起的黑发,明眸皓齿。胸前双乳紧压着新郎的背,挤出了一片雪白。周围的女生,个个穿着性感可爱的短裙,特别是在一个角落裏的女生吸引住了我。穿着香槟色抹胸小短裙,头上顶着个发髻,脸上略施粉黛,虽然没有新娘那种画出来的美丽,可小巧的摸样,真他妈是我的菜啊。不过奇怪的是,按理说穿成这样应该就是伴娘了吧,可她脸上却没有半点笑容,在一片欢乐的人群中让我一眼就看了出来。眼睛盯着人群中央的新娘,一脸的冰霜,修长的手指夹着根烟,旁边那位谄笑的男生双手握着一个打火机伸到伴娘的烟旁。靠啦,兄弟识货啊,俗话说的好啊,参加婚礼泡伴娘,孤身美丽好上床。能当伴娘的绝对不会是结了婚的,而且绝对是在新娘姐妹中最美的。想当初我不就是在朋友的婚礼上遇到小雅的麽。不过可惜了,还没丝毫进展兄弟你就没有明天了。可看看伴娘的表情,十有八九跟新郎官撕扯不清的摸样,要不干嘛死盯着人家新娘呢。我转头看看努力背着新娘的新郎,很普通啊。穿上新服也就比我帅那麽一点点嘛,这麽走运,靠!
  我一屁股坐在伴娘身边,斜着眼看了看抹胸裏面,伸手拉下抹胸,伴娘胸前两点嫩红跳了出来,旁边的猥琐男死死的盯着伴娘胸前两点。靠,你个死垃圾,难怪笑的这麽猥琐,原来是想偷窥伴娘的胸啊,我这麽一来不是便宜你了。伸手将猥琐男的脸推开,伸出手在伴娘柔嫩坚挺的乳房上揉捏了起来。不禁说道“小妹妹,别生气了,难怪人新郎不选你,你还真没人新娘大啊。你看人新娘趴着新郎背上被挤出的那两块。不过哥哥喜欢,嘿嘿。”
  然后摸到了伴娘的大腿上,不错,够滑。蹲下来将伴娘的双腿打开,掀起裙摆,露出了裏面蓝白相间的小内裤来。反身坐在伴娘身边,一只手穿过伴娘的脖颈,伸下去柔腻起胸前的滑腻。一只手,轻轻一挑便滑进了内裤中。呵呵,毛好少哦,顺着伴娘腿间的缝隙摸了下去,在一处凹陷处探了探,太干了。拿起猥琐男桌前的水,沾了沾便探了进去,好紧的肉啊,额,手指探到了一层阻碍。我靠啦,丫的居然还是处女。心中默念,别激动别激动,太他妈激动了。看看伴娘大概二十三、四的摸样,居然还是处女,我靠,捡到宝了。看着她一脸寒冰的,双眼死死盯着新娘。”
  美女,看在你是处女的份上,哥今天先帮你报仇哈,然后带你回家好好的疼你。”
  我猥琐的说道。
  现在这种情况,说实话,最刺激的不是搞伴娘啊,最刺激的是搞新娘啊。新婚之夜,操弄新娘,我邪恶的小心髒开始膨胀了。既然伴娘是处女,就不能乱涂东西了。要不先搞新娘,等新娘小屄裏出了水,再搞伴娘,心中计定。我走到了两位新人的身边。新娘还挂在新郎身上,双腿夹着新郎,小屁屁撅在半空中。”
  让我来看看新娘是不是纯洁的。恩,作爲现在唯一能活动的人,我会爲在场所有男士的心声服务的。哇哈哈哈“看着周围男士们死盯着新娘被挤出来的那一抹风情,我不由的笑道。
  新娘的婚纱后摆落在地上,我轻轻的掀起,新娘居然穿了条安全裤。靠拉,结婚大好日子也不给在座的男生一点福利,我正想将新娘从新郎身上搬下来的时候,心中一动,嘿嘿了一声。转身在屋子裏找起剪刀来,拿起剪刀小心翼翼的将新娘的安全裤剪开,露出了裏面的纯白色内裤,将内裤拔到一边,不由的歎道“顶你个肺啊,新郎也太他妈走运了吧,无毛小美屄啊,菊花都是深红色的。”
  心中不由的祈祷起来,手指沾了点水,拨开新娘的阴唇,探了进去,比伴娘还要紧致的阴道口,我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心中默念,慢点慢点,再次沾了点水,缓缓的将手指擦了进去。探查的结果,不禁让我跳了起来,大声的叫道;“他妈的,今天走大运啊。我操啊!”
  我激动的在屋裏乱转起来,不停的说“干了,弄点润滑油,不,弄点香油。还是润滑油吧,香油好些吧,操,都拿来。先干了再说。”
  我转身出门,回到小芸家。小芸还在熟睡中,蜷缩的身体睡得像个婴儿。
  我从床头柜裏拿出了那天给小芸开菊花的人体润滑油,从厨房找来香油。轻轻的出了门,三步并作两步的跳到了二楼。挺拔的阴茎不断的在跳跃中击打着我的腹部,急个毛线啊你,有你好处的时候。
  回到新人家,我先搬过伴娘站在新郎的左侧,将她的小内裤褪了,双手放在新郎的肩膀上,上身微倾,将胸前双乳自然的垂吊在身上,抹胸小短裙就不脱了,穿着反而诱人啊。拿起剪刀将新娘的内裤剪掉,拿起两种润滑剂犹豫了起来。算了,不用了,破欧曼的时候就是用的口水,再说了口水也能把你们唤醒不是麽。
  看着赤裸的屁股趴在新郎背上的新娘,身边时赤裸上身的伴娘。嘿嘿,能够同时上新娘伴娘的大概也就是哥了,我拍拍新郎的肩膀,说了声:“辛苦你了兄弟。
  “新郎本来就因爲背个人而低低的弯着腰,新娘挂在新郎的背上,使得我双脚站立都能让自己的阴茎在新娘的缝隙间滑动。我吐了点口水在手上,伸手就去摸新娘的小屄,让后低着腰仰着头去含弄伴娘的乳尖。而这一切都在新郎的身边,在一对新人的一大群亲朋好友面前,简直太刺激了。这时我在新娘小屄上活动的手指感觉到了一丝油滑,新娘居然被我摸了摸就开始出水了,这不合理啊。难道欧曼进化了,连带着呆立不动的人都进化了?不用再劳烦我用辅助工具了?心中想了想。操,管他呢,出水了更好,我站到新郎背后,双手扶着新娘的腰肢,阴茎抵到新娘的屄口处,用力的挤了进去,好紧啊。新娘的阴道口紧紧的夹着侵入的龟头,我猛的踮起脚尖,腰部用力,突破了那道防线。不禁舒爽的叫了一声“啊~”。 裏面的软肉紧紧的徒劳的挤压着那根不属于新郎的阴茎,我缓缓的抽离了点,再次用力插了进去,两位新人在我猛力的插入中向前摆了摆,我急忙用力稳住了他们的身体。新郎背着新娘让我搞,这麽刺激的场面怎麽能一下就弄掉呢。
  我稳力的在新娘的小屄中抽插着,新娘的小屄像是认命了一般,慢慢的接纳了我的不断进入。处女的鲜血混杂着性奋的淫水,慢慢滴落下来,打湿了我的阴毛,流过我的阴囊,落到了腿上。阴茎传来的快感,让我不断的加大力气,终于在一次大力的冲击下,新郎倒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幸好有新郎垫着,伤到我的新娘可不行,我一把将沙发上坐着的人扫到了地上,将虚扶在空中倾斜着上身的伴娘放坐在沙发上。抱起倒在地上的新娘,摆在了沙发上,新娘的头枕着伴娘,我一把拉开婚纱的抹胸,果然够大。狠狠的咬了上去,含住新娘胸前立起的两粒乳尖,不断的用舌头拨弄着,扶着阴茎再次插入,腰部奋力的向阴道深处顶着。我直起身来,双手分开新娘的大腿,让阴茎能够更加的深入,终于在一次猛力的撞击下触碰到了阴道深处的软肉,可真深啊。我奋力的撞击着,新娘的大乳在我一次次的撞击中飞舞着,上身靠在伴娘身上,每一次飞舞都让伴娘的乳房晃动一下。
  不行,我还得留些力气操伴娘呢,腰部不禁发力,加大了抽擦的力度,以后有时间去体验新娘的高潮,先射了再说。在这样的心裏作用下,射精的感觉袭来,我放开身体,很快一发发的精液射进了新娘的体内。我将新娘的脚高高的擡起,拔出阴茎,让精液在新娘的体内好好的留存着。
  将新郎搬了过来,摆弄着着新郎的双手高高擡起新娘的双腿,新娘那刚被我破处的阴洞很快收缩的只剩一点点的小口子,大喇喇的朝着天空。我坐到了伴娘的身边,拿起茶几上的喜烟抽了起来,靠了“和天下“,看来新郎家境不错嘛。
  难怪能娶到胸又大,又是无毛美小屄的新娘,连伴娘这等优质美少女都愤恨不已。
  恩,趁现在恢複体力,看看其他的女宾客怎麽样的。我起身仔细的看着屋裏的女生,一个一个的各具特色,扒衣脱裤,在乳上捏捏,在屄裏探探。居然又发现一个处女,不过可惜啊,皮肤黑了点,胸也太小了吧,大姐你都几岁了连我家小玉的都比不上,算了。
  一阵乱摸乱探后,感觉恢複了体力,是到了该唤醒伴娘的时候了。我在一位大胸女的嘴裏捅了捅,来到伴娘身边,拉起她的双腿,让她睡在沙发上,半边屁股露在沙发外,仔细看了看她的阴部,果然是白皙啊。小阴唇像花瓣一样露在外面,小屄顶上一小撮淡淡的阴毛,看来人长的符合我的口味,连小屄都符合我的审美观,不唤醒你唤醒谁。伸过头去闻了闻伴娘的阴部,一丝极淡的尿味,额,我还是不舔了,等她那天洗干净了再好好的品下。照例含弄起她的乳尖,手指在宛如鲜花盛开的阴部滑动,很快伴娘也开始出水了,湿滑滑的。我扶住早就挺立怒涨的阴茎,插了进去,破开那道膜,顶到了深处。不得不说句,连续插进两个不同的小屄内,比较的感觉相当的真实,伴娘的阴道口没有新娘的那麽紧夹,可内裏乾坤啊,感觉一圈圈的软肉夹着阴茎,一层层的突破,一层层的紧夹。让我瞬间有了想射的感觉。操,要不要这麽爽啊,我咬紧牙关,压制着想射的冲动,大力的抽送起来。仿佛在过五关斩六将一般不停的插入,仿佛在摆脱层层追杀般不停的抽出,那感觉太奇妙了。我不断的在鼓励自己,放松,别那麽快射,要征服她,要让她拜倒在自己的阴茎下。我努力的撞击着,不搞到伴娘高潮叠起绝不罢休。爲了达到目的,我开始在屋内乱瞄,减少抽插带来的愉悦感。
  突然身边的新娘,动了起来。我惊呆了,不是吧,世界不会恢複正常了吧,屋裏这麽多人,一人一脚我就挂了啊。心中一分神,一发发的精液射进了伴娘的体内。与伴娘的战争,以我的失败告终了。但这不算什麽,因爲我将要面对的是三个多月来最大危机。
  我呆滞的看着翻身站起来的新娘,双手还放在伴娘的腿上,阴茎依然插在伴娘的阴道裏,我浑身冰凉。要知道每个被我唤醒的人,起码要经过八到十六个小时才会苏醒。可现在离我唤醒新娘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如今房内起码四十个人以上,所有的女人都被我剥光了衣服,男士至少二十个以上。
  我不由的浑身颤抖起来,我似乎听见了新娘的尖叫,那凄厉的尖叫声将所有的人都叫醒了,于是屋子裏此起彼伏的女人尖叫声,男人们愤怒的吼声。我双腿颤抖着,连一丝移动的力气都用不上。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看着新娘一步步的走近,我一点点的向后退着。突然背部靠在了一双穿着西裤的腿上,我回头看去,一个男人正坐在我背后。”
  不要打我啊“不知哪来的力气,我一骨碌爬了起来,反身看着那个男人,不住的退后,突然被地上的人绊倒,我哭喊着“不要啊,不要打我。”
  预想中的怒吼,预想中的尖叫,预想中的雨点般的拳头和脚,并没有到来。
  我仔细的看了看,所有的人都是呆滞的,新娘也是呆滞的向我走来。难道就只是新娘醒了?突然一个人影从门外冲了进来,我吓的抱住了头,“别打我,别打我”。一双温柔的手抱住了我,我擡头一看,是小芸。刚刚我凄厉的哭喊,想必将她叫来了。我扶着她,颤抖着站立起来。小芸紧紧的抱着我,我再次仔细的看了看全场,是啦,仅仅只是新娘醒了,而且是被我唤醒的,不是自己醒的。巨大的恐惧感消失了,我一屁股坐在身下的裸女身上,失声大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觉得劫后余生,还是因爲这世界依然是寂静的,痛哭着。小芸抱着我,陪着我哭了起来,她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肩膀。
  过了好一会,我的哭声停止了。可大惊大悲后的无力感让我半天站不起来,小芸依然趴在我的肩头抽泣着。这时欧曼和小玉,气喘嘘嘘的跑了进来。小玉一下就扑到了我身上,将头靠在我另一个肩头,双手死死的抱着我。欧曼匆忙进屋后站了会,才慢慢的走了过来,轻轻的捧起我的脸,焦虑的看着我。转头在身上摸着,我知道她是想找平时老是呆在身边的纸笔,可刚刚她和小玉进来时,都只是穿着睡衣,什麽都没带。欧曼急切的想站起来,我一把拉住了她,她扑进我怀裏,将头靠在我的胸口,身上不停的起伏着,似乎还没有喘过起来。
  (寂静的电视台大楼,所有的屏幕黑着。突然一台电脑屏幕亮了起来,接着是所有的屏幕,上面闪动着一行字“上报,主控者附属1灵魂种子升级。重複,主控者附属1灵魂种子升级。啓动辨识系统,辨识系统开啓,主控者附属1灵魂能达到D级。
  上报主控者附属1灵魂能达到D级。重複,主控者附属1灵魂能达到D级。
  关闭辨识系统,持续观察中……
  (怎麽了?你怎麽这麽害怕?还有她两是谁?是不是她们让你害怕的?欧曼在我胸口靠了靠,转头就看见新娘呆立着,然后伴娘也站了起来。欧曼急忙挡在我身前,发现她们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拿起茶几上的纸笔,写了起来。我摇了摇头,什麽都没说。
  (这两个是你叫醒的吧,你个大色鬼,我跟小玉才离开,你就开始乱搞了。
  写完,开始围着屋裏一阵乱翻。每个人她都仔细的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麽特殊的地方,才又写道(你能不能管好自己啊,我跟小玉老远就感觉到你的害怕,你在怕什麽?不过这次还算你有良知。我还是没有做声。只是在微微的颤抖。
  刚刚的事情让我后怕不已。我实在是没有心思去解释什麽,反正欧曼看到的就是事实。
  欧曼见我没有说话,又开始急了。将小玉小芸拨开,抱着我的头仔细端详。
  脸上又浮现焦虑的神态。很奇怪,当我看着欧曼,感觉到她的关怀,我没再抖动了,心也平静了。我牵动脸上的肌肉,给出了个比哭还难堪的笑容,轻柔的说;“没事了,刚刚自己吓到自己了。”
  欧曼明显理解错误,飞快的写下(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你心裏压力太大了,算了,本来就是要用这种方式叫醒人的,吐口水太恶心,放血我也舍不得,以后只要不太暴力就行了。好了我们回家吧。
  我也懒的解释什麽,被欧曼拉起后,被她牵着手走下了楼,小玉死死的抱着我另一只手。小芸被我叫上去拿衣服,很快也下来了,见到我双手都被占用了,眼泪又开始滴了下来。平日裏欧曼见到了肯定会让给小芸的,可今天欧曼只是叫我去让小芸不要哭,手死死的拉着我。新娘和伴娘也走在离我两臂远的后面,手拉着手默默的走着。今天这一下给我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在欧曼和小玉的服侍下我穿好了衣服,默默的被她们两一人牵一只手,走向了回家的路。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