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寂静的世界14

寂静的世界14

更新时间: 2020-03-15 16:19:17

[第1
    我是个宅男,害怕外面纷繁複杂的社会,于是宅在家中,宅在网络的世界裏。
  有天突然醒来,发现网络的世界停了,我踏出房门。外面的世界也停了,不知道原因,不知道将来会怎麽样。我接连唤醒了七个女人,开始準备着离开生活的城市。因爲我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就在那片雾蒙蒙的雾墙后面。外面到底是怎样的啊!
  手握在方向盘上,不断躲避着路上呆立的人群。对小娟小恋的贪念感,愤怒感在慢慢消退。车停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两女推来推车将车上的货物装到推车上。
  我慢慢的跟在两女背后,手指不断的在钢管的把手处刮弄着。绑了一圈钢丝和丝带的把手摩擦着手指,心中不断的思考着。两女今天的表现反常啊!回想起与两女的点点滴滴。从意外唤醒,到突然被袭,两女誓死保卫着欧曼三人,不让我去侵犯她们。被我制服后无尽的痛恨与痛骂,心有联系的互相扶持支持,直到雪梅的醒来。
  忽然间一切都变了,两女没在我身边呆过,没吸收过我过多的体液。就这麽突然变的有了表情有了眼神,却失去了心灵联系的能力?是装的?还是真的没了?
  还是她们的能力转移到了雪梅身上?
  她们再次醒来后,态度变了。虽然不再袭击我,不再痛恨我。可她们依然是冷冷淡淡的,没有表现出任何想要取得我欢心的意思,直到今天的到来。纸条上的对话,一句句在我心中回蕩。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什麽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我们只能这样。
  手握上了钢管的把手,紧紧的攥着,不断的扭动。不舍、不安、不忍,複杂的心思,无数的念头在心中翻滚。呼!好烦啊!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欧曼,你们到底醒不醒啊!
  两女用力推着推车,夕阳西下。将两女的身影拉的长长的,不时回回头看向我,满脸的讨巧。不时的对望一眼,嘴角含情,互相用目光鼓励着彼此。嫉妒、得意的心思涨满了我的胸膛。
  (主人,你回来了。欢喜的声音在心底响起。雪梅站在小区大门口处,望见我的身影,小跑着过来了。胸前高高的隆起,随着步伐晃动着,一下子扑到了我的身上。涨满的乳房压在我的胸口,连我的衣服都湿了两团。(主人,怎麽这麽久才回啊。蕩妇好担心的。主人,蕩妇涨的好难受,主人,帮蕩妇吸吸嘛、)雪梅撒着娇,不管不顾的掀起衣服,将两颗涨满的白皙乳房展露出来。是很涨了,连乳房上的脉络都显现出来,可你丫也不看看是什麽地方。这可站满了人啊,你真当是餵宝宝呢!啥地方都露点?
  “好啦,在街上就露点,不怕被人看啊!” 我有点心不在焉的说(都把脸背过去。雪梅看了看四周说了句。我们附近几个呆立的人听话的转了过去,雪梅捧着双乳向上提着,动作间几条喷洒的奶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低头吸了会,明显听到雪梅在心裏松了口气,看来真的是涨的不行了啊!这造奶能力也太强悍了吧。下午的操弄搞的我有些心情不好,随意吸了几口(奶太多,随意吸了几口都有点饱腹感)“好了,这下舒服了吧,走吧,回家。” 看了看吃力的推着小车的小恋和小娟。心裏歎了口气“对了,你叫人帮忙把东西搬回家。” (主人,很累了?心情不好?雪梅好奇的问道,紧紧的贴了过来小声的在心裏说(主人,是不是那两个小百合没服侍好主人?还是没吃到?靠,你丫就是个广播站,再小声只要到範围内大家都听的见好不。
  小恋小娟听到雪梅的问话,都慢了下来。远远的回过头,一脸的担忧。靠,现在担忧了,有个屁用。看着两女祈求的目光,我摸了摸雪梅的秀发“没有啦,你想那麽多干什麽,只是有点累。” 小蕩货听了在我怀裏拱了拱。(那就是主人太累了,看来小百合就是比小蕩妇要和主人的心意罗。主人吸蕩妇的奶的时候都没有捏蕩妇的屁屁了。雪梅开始吃味了。
  “哪有,她们怎麽和你比,虽然你没有表情,可最贴心了。我最喜欢你了,乖,咱先回家。” 女人惹不起啊!
  雪梅乖巧的挽着我的手,将头靠在我的肩上。真心难爲她了,一米七左右的个子,穿拖鞋都跟我一般高,硬是做出个小鸟依人的摸样。(主人,最好了。哦!小百合怎麽不贴心啊)
  这个妖孽怎麽老是能听出问题来。可再说下去我要忍不住一吐爲快了,可怎麽跟雪梅说呢?在我心中,跟她说,还不如直接拿我的钢管一人一下来的痛快。雪梅是帮人不帮理啊!” 没事,你怎麽老是问啊问的,不就是没当你面操女人嘛。这麽想看?下次叫你一起啊。” 我有些烦躁道。
  (主人,喜欢多人麽?雪梅愿意陪你啊。想想就觉得主人好厉害。雪梅娇道。
  靠,真心被你打败了。不管雪梅是真心,还是听出我话裏的不满故意说给我听的,这个回应也太没有节操了吧。真的是爱死她了。我忍不住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下,两人乐的跟什麽似的。
  小娟小恋因爲隔的远没听到我的话,只听到雪梅的心声。疑惑,惊惧的对望了眼。
  在雪梅的能力帮助下,很快将东西堆到了楼下的楼梯间中,食物放进了冰箱裏。果然省事,想当初都是老子一点点的搬上来,有了雪梅果然省事啊。我回到家,拉着她回到卧室狠狠的干了一炮,奶水弄湿了床垫。小蕩妇趴在我胯间用舌头清理我的阴茎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 我大声的说着,将手靠在脑后。
  小蕩妇丝毫不受影响,不爲所动的继续舔弄。
  门轻轻的被推开,小恋探个头进来,正好看见雪梅丰腴的臀部和中间那处诱人的小缝。脸色一红,就要退出去。” 干嘛,在门口看戏啊!进来,关门。” 见小恋就要退出去,心中一动大声的说着。小恋通红的脸,扭捏着站了进来,顺手关上门。身子偏到一边,眼睛盯着墙壁,不时的看看爬在我身下勤奋服侍我的雪梅。
  (主人,吃饭了)小恋侧着身子,一只手拿着纸片伸向我。
  “看不清,写的什麽东西。” 我故意说着,伸手勾住雪梅的下巴。雪梅极爲配合的爬了上来,与我热吻着。
  小恋犹豫了下,终于下定决心。转身直面着热吻的我和雪梅,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雪梅看了看她,一只手握住了我胯下的睾丸,按捏着。(呵呵,还脸红。当自己是纯情处女啊!会心灵沟通就这点好,一边热吻一边展露心思,两不耽误。
  直视着我们的小恋,听到雪梅的话,突然像是被霜打蔫了的茄子般低下了头。
  忽然擡起头,眼中尽是坚定的光芒。俯身爬到了床上,趁雪梅亲吻我胸膛的机会,在我的唇上亲吻了下,满眼春情,将手中的纸片拿到我面前。靠!变脸变的真快,虚僞。” 好了,我知道了。等下就下去”。小恋媚笑着离开了。
  (哼,最看不惯这种人了,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恩,主人轻点。我说错了,她是假模假样的。小恋一离开,雪梅在心裏嘀咕道。什麽婊子,靠,那我不是嫖客了,抽了她一巴掌。
  下了楼,坐到桌前。哇,好丰盛啊。炖鸡,猪肚排骨汤……看来小恋小娟两个以前还留了一手啊!我畅快的大吃起来。” 你们两个挺不错啊,以前怎麽没看出来。” 我愉快着说道,水平确实高。两人似乎也吃的挺畅快的,嘴巴裏还有东西就在摇头。” 不是你们?那是晓梅?” 我好奇的问道。
  说心裏话,晓梅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身材过于娇小了,主要是胸型不大,估摸这也就是个B罩吧,阴毛也多。哪像其他人,就连最小的小玉也有C罩,更别说小芸那可以与天心一交高下的F罩丰乳了。短发齐耳,长期开车被太阳晒的有点黑。在家裏属于很没有存在感的女人,没想到啊!手艺这麽好!看来要多多跟她交流交流了!
  吃完饭,我打着饱嗝坐在阳台上的藤椅裏。小娟乖巧的端来一杯茶,小恋给雪梅也端了碗木瓜花生大枣汤,催奶的嘛。看着西下的夕阳,摸着圆鼓鼓的肚子,身边是百依百顺的雪梅,后面站着两朵小百合,晓梅在厨房裏洗着碗。哇,这小日子也挺不错的啊。要是欧曼们再醒来那就更好了。
  是啊,如果欧曼在的话,肯定会说:吃这麽多,还不起来走走。想到走走,很久没带着身边的女生出去散步了。雪梅根本想不到,小恋小娟大概不敢提,晓梅,额,晓梅才醒,要求不要太高了。
  “走,出发,咱去散步去,吃的太饱老不动不好。走,咱消食去。” 我大手一挥,一副领袖派头。哇哈哈哈(恩,主人,人家吃太饱了,不想动。雪梅拉着我的手撒着娇。
  我捏了捏她的丝滑脸蛋,“你呀,你要特别走走,吃了那麽多,还喝了碗汤,不动啊。等着变大胖子吧。” 开着玩笑说着。
  果然,体型什麽的对女生的杀伤力是无穷大的。雪梅一听飞快的站了起来,拉着我就要出门。
  夜色中,城市的灯光通明。雪梅挽着我的手,小恋小娟手拉着手走在我们后面,晓梅站在离我两臂远的地方。一路上雪梅不断挑逗着我,我也不断的逗弄着她,欢声笑语不断,当然主要是我笑出声,雪梅嘛在心裏笑着。回头看了看紧挨在一起的两女,不断的看着我,眼神中流露着一丝羡慕,流露着淡淡的嫉妒。每次发现我看向她们,两人都刻意的走的更紧了,故意?露出含情脉脉的样子对望着对方。
  我向后伸了出右手,脸对着雪梅调笑着。过了会一只微凉的小手放在我的手心,我轻轻的握着。丝毫没有反头去看到底是谁的手。毕竟是谁的已经不重要了。
  来到市中心的公园中,路灯通明。两旁婆娑的大树,在晚风中摇晃着繁茂的枝叶。公园很安静,只有树叶哗哗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大自然中,搂着、牵着、跟着自己的女人,这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一把拉过小手的主人,将她揽在臂弯裏,大手顺势摸上了小手主人的翘臀。
  小翘臀突然紧绷了下,我很不满意的拍了一巴掌,放松了,趁势将手指伸进臀缝中,肆意的挑逗起来。我依然没有看那边,雪梅注意到了我的动作。吃味的在心底说(主人,你……话没说完,被我制止了。搂着雪梅的纤腰,轻轻的在她的朱唇上吻了下,滑过她丰腴的美臀,挑起她的短裙摸了进去。靠,小蕩妇穿的是丁字裤,狠狠的在赤裸的圆臀上捏了一把,将背后的细绳拨到一边,抚上了那处湿滑的缝隙。
  右手处的阴部在内裤的遮盖下,挡不住我肆意的手指,前面的突起处点点,后面的凹陷处点点。双臀随着我的逗弄一会紧绷一会放松。左手的雪梅,她的肉缝在我不停的滑动下,双臀摆动着,软软的靠着我,淫液越留越多,雪梅越走越慢,整个人都挂到了我身上。(主人,蕩妇想要。蕩妇好想要。雪梅娇喘着呻吟道。
  月光下的南湖边,树影婆娑。在一片草地上,雪梅躺在一块衣物上,一手抚弄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放在胯间隔着内裤揉捏着自己的阴部。内心不断的娇叫道(主人,蕩妇好痒,蕩妇想要主人的大肉棒)四周阴影处是无数呆立的人群,月光下淫乱的肉体,淫蕩的呻吟声在心底回响。
  我饶有性趣的看着雪梅的自渎,明亮的月光将她每个一个动作都覆盖上了一丝朦胧的美感。我的左右是小恋和小娟。小恋有些吃惊的看着我,看着雪梅。小娟带着一丝厌恶,一丝不安、似乎还有一丝贪恋不断移动着视线。
  “小娟,去帮帮她。” 我看着皱眉的小娟说道。哼哼,你要是也露出惊讶的表情,我还真不好选。你不是皱眉吗。越皱眉我越要你去。小恋的手紧紧的攥着我的手,听到我的话,小手不自主的紧紧捏了下,盯着我的眼睛裏带上了一丝泪花。梨花带雨,娇嫩动人啊。
  可惜,你们实在太反常,太不让我舒心了。” 怎麽了?不是说不会抗拒吗?
  “我冷冷的说道。小娟狠狠的盯着我,满脸怒容。我右手不动声色的放在了钢管的把手处,敢冲过来我就捅了。我毫不畏惧的盯着她,渐渐的泪水滑过,怒容变成了凄惨的摸样。小恋动了,她试图向雪梅走去。我用力拉了小恋一把,让后用力的搂着她的腰。今天写字写的多的是小恋,叫我吃饭的是小恋,将手伸到我手心的是小恋。小恋已经获得了我的初步信任,而小娟却什麽表示都没有。靠,老子不整你整谁。
  小娟哭了一阵,看了看我怀裏的小恋。一丝绝望出现在眼中,转身要走。小恋见状连忙挣脱了我的怀抱,就要冲向小娟。我一把死死的拉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看着小恋。口中冷冷的说“走了就不要回来”。远处的小娟停住了脚步,呆呆的站立着。双手按在脸上,蹲到了地上,肩膀一耸一耸的。忽然转身快步走了过来。我将钢管拿在手上,死死的盯着越走越近的小娟。她似乎根本就没有看我手上的利器,走向雪梅。扑通一声跪到了雪梅的胯间,低头就要去含弄。
  雪梅早就被我的表现停止了自渎,半支着身体,呆呆的看着我们三人。见小娟跪倒自己胯间,惊恐的退后了几步(主人,我不要,她好吓人的)小娟见雪梅躲开,双手紧握,死死的按在草地上。再次转身,跪倒我的面前。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前,一把脱掉我的裤子。冰冷的双手捧着我的阴茎,伸头含了起来。钢管泛着冷光的一头已经悬在她的脖颈处,可她浑不在意的拼命用自己的小舌舔弄着我的龟头。
  小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眼泪哗哗的流着。我慢慢放下了悬在她脖颈处的钢管。皱着眉退后了几步。小娟孤独的跪在地上,双手狠狠的插进土裏,无声的痛哭着。眼泪不断的滴在泥土裏,她疯狂的敲打着地面,怀裏的小恋死命的挣扎。
  我放开了小恋。俩女紧紧的抱在一起,痛哭着,嘶吼着。可惜没有声音。
  雪梅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抓着我的胳膊,躲在我身后。(主人,这两个家伙,是餵不熟的狼,太吓人了。吓死蕩妇了。她们不是还伤害过主人吗,咱们不要她们了,好不好。蕩妇好害怕。我去,就你这表现,也不说挡在我前面,出事了你丫的肯定第一跑。我甩开她的手,冷冷的说“你要是怕就站远点,别抓我这麽大力。” (哦,我知道了主人)雪梅说完站到了晓梅的背后。我靠,老子要处理的话第一就处理你,妈的,还真逃啊。
  “我说过,你们不愿意我不强迫你们,你们可以离开。如果因爲怪异的联系,让你们不能离我太远,你们可以留在我附近。但不要让我看见你们。知道爲什麽我会叫你去帮雪梅,而不是在这湖边随便选个男的让你去弄他麽?我很失望。我知道你们两个之间是真爱,这份真爱容不下其他人。我理解,但我不接受。因爲你们是我叫醒的,在我的心裏你们应该将我摆在首位,有事大家一起扛,没事大家像一家人一样和和睦睦,可必须将我摆在首位。小恋在逐渐改变,哪怕我知道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可愿意爲我改变,我也会感到欣慰。可你呢,我看不到你的改变。你还是在仇恨我,就像在卖场的柱子上那样,用最狠毒的话咒骂我。凡是我们打开过的超市或卖场你们都可以随意去取东西。但不要让我看见你们。” 说完我转身就走,走到雪梅身边时“记住了,我希望跟着我的女人能把我放在首位。
  “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家裏走去。
  我大步的走在街道上,雪梅畏缩的跟在晓梅身后。几次在心裏呼唤我,我都没有给她半点回应。小恋小娟,大概是太贪念她们的肉体了,结果忽视了她们对我的反感,下午就不应该答应她们回家的。操!小娟要是犹豫下就去舔雪梅的话,老子还想来个三飞,额,四飞,晓梅不能忘啊!结果搞成这样,还有雪梅,算了不说了。一说就火大。回到家直接上了二楼,推开欧曼的房间。
  欧曼,小玉,小芸。三人依然在熟睡,我侧卧在她们头边,一个个抚摸着她们的脸庞,她们的秀发。想到我一有事,欧曼就会站在我身前,小玉无私的爲我付出。小芸不论多麽喜欢流泪可还是全身心的服侍我。我好想你们啊!
  敲门声响起,雪梅伸进个脑袋来(主人,我错了,主人原谅蕩妇吧。雪梅可怜兮兮的说着。我挥了挥手让她出去,翻身来到欧曼身边,将手伸到三人的脖子下面,搂着她们,慢慢的睡着了。
  清晨,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睁开眼,看了看昏迷的三女,一人亲了一口。” 老婆们,我起床了。你们乖乖的睡哦、“翻身下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打开门,只见雪梅蜷缩着靠在门上,随着门的开啓倒了进来。身上穿着昨天在草地上蹭的髒髒的衣服。(主人,你起来了。主人,雪梅知道自己哪裏错了。主人不要不理雪梅啊!主人不要把雪梅赶走啊!雪梅一醒过来,就马上哀求我。
  其实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想法。
  欧曼爱帮人打扮,爱保护其他人,内心就是个大姐头,谁都要管管,谁都要照顾。不烦人,却恰到好处。
  小玉,青涩可爱,有些小心眼,有些古灵精怪,大概是年纪小,所以对我特别依赖,我说什麽她就做什麽,听话乖巧。
  小芸,身怀绝技,虽然没有表情,没有沟通。可她有一种母性的感觉,淡淡的,却实实在在的能让你感受到。面对她我有一种任性小弟的感觉,每次她的欲拒还休,她的温存,她的泪水,都让我有被关怀被迁就的满足感。
  至于小恋,家庭状况不好,看她的行动,大概与家人的关系也不好。一个小弟弟,肯定家人的关怀都在弟弟身上,对她的关心很少,造成了她的聪慧坚强忍耐。可在离开家前她去看了看弟弟,让我觉得她是个心很软,很善良的女孩。大概吧!
  小娟,家庭很好,自尊心强。骄傲的心让她无法像小恋那样,看清状况后可以去做出些改变,而是自顾自的去逃避。大概吧!
  雪梅,有些小聪明,很会判断形势。很会讨人欢心,这种人应该可以算是佞臣一类的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当头的偏偏离不开这种人。如果在平日这种人我最怕了,什麽时候捅你一刀都不知道。可在我对麻子程点点滴滴的话语动分析,今后出去了,不管是我唤醒的女人,还是我自己,都不能离开对方单独活下去。而且那个非本人唤醒的女人,一碰就炸的怪异设定,也让被唤醒的人好好的考虑下背叛后怎麽在新团体中生存了。这种设定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对女性的一种过激的保护,可内裏未尝不是对我这样的自醒者的一种保护啊!所以雪梅的忠诚问题其实已经不需要考虑了。而且有事就往后躲,有功就往前争,不正是这种人的习性麽。花园的花朵要都是一样的,这花园也不美啊!
  (主人,求求你。雪梅知道错了,主人,你不要把雪梅也赶走啊!主人,我求求你了。雪梅见我呆呆的,半天不说话。赶忙爬起来跪好,双手抱着我的腿,大声的哀求。
  她低垂着身体,宽大的领口大开。我稍稍低点头就能看见领口下,涨满的丰乳,还有乳尖上暗红的乳头。她见我看向她的衣内,哀求更盛。借着哀求不时的用涨乳挨着我的大腿。哎!可惜了你没有表情,不然哀求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放蕩,悲痛的脸色带着一丝情欲,再加上你的动作,估计我就爆点了。雪梅真心是个妖孽啊!
  我冷冷的摸摸她的头,压低着声线“知道错了?错哪了?” (我不该出事了就躲在主人后面,我不该把主人一个人丢在前面。主人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雪梅死死的抱着我,不断的用大乳摸着我的大腿,挤出的乳汁打湿了她的衣服,打湿了我的大腿。操,快爆点了。额,死骚货,居然用脸去碰我的阴茎。该死,老子早就挺起来了,让骚货感觉到了哪裏还装的下去。
  果然,雪梅的脸一碰到我的阴茎(好硬,主人,蕩妇好涨,好痒。主人原谅蕩妇吧。蕩妇觉得咪咪要爆炸了。马上娇声说道。
  “靠,吃早饭去,看你表现,不然就给我忍着,爆了就爆了。” 我也装不下去了,故意饿狠狠的说着,借故反身下楼。可不知怎的嘀咕了句“髒兮兮的,怎麽吸。” 来到厨房,晓梅呆呆的坐在餐桌前,桌上依然相当丰盛。5个人的量啊!
  可惜有两个不会来了。雪梅估计洗澡去了,不时的听到这小蕩妇在楼上(啊,又喷了点。额,可不能再喷了。哎呀,又喷,怎麽洗啦。好烦啊!还喷还喷。人家要给主人吃的啊!
  噗!我被雪梅的自言自语逗的笑喷了。死小妞,即便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也算她有心了。小恋小娟的离开,欧曼们的昏迷,让我心痛。可雪梅的存在让我稍稍安心了点。看着娃娃身,熟女脸的晓梅,我拍了拍她的头,“乖哈,多吃点啊!
  “我吃完了,坐在沙发上喝着茶。雪梅才穿着一身制服走了下来,性感啊!死丫头太会看时机了。本来还想再吓吓她的,让她以后老实点。可一下子就被她的样子吸引住了。这次穿的上衣特意改短了些,将将遮住丰满的乳房,淡蓝色的警服虽然看不到半罩式胸罩露出的乳尖,可胸线一下的白滑肌肤,可爱的小肚脐却大喇喇的展露出来。陪着紧绷丝薄的黑色包裙,将纤细的腰肢,丰腴的翘臀勾勒的完美无瑕。笔直修长的双腿,脚上一双黑色高跟鞋。警服最上面的两粒扣子未扣,衣领大大的翻开露出裏面深邃的事业线来。一条印着国徽的小领带挂在胸前,一枚印着国徽的领带夹夹在警服在下摆处。我日!你在拍男人装吗?
  (主人,您还满意吗?雪梅弱弱的问道。靠!只要是个雄性这时候都绝对会流着哈喇子竖起大拇指啊!性感的装束与庄严的国徽交相辉映,挺拔的身姿与弱弱的心声相互激蕩。靠!我爆点了!
  冲了过去,将雪梅压在餐桌上,一把撕开她的警服。妈的,我说怎麽这麽涨满的双乳走起来有些颤颤巍巍的感觉,裏面没穿啊。低头吸了一口,甘甜啊。呵呵另一边没碰,都流出了不少。我斜着眼,猛吸左边的乳房,看着右边入小溪般流出的乳汁。有意思!
  伸手探入雪梅的包裙裏,居然还穿了个内裤。有点超出我的预期啊!可这更激发了我的欲望。双手抓住包裙边的小开口处,用力一撕。嘶啦一声,包裙被撕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来。操啊!底档开口型的三角内裤。意外,又是一个意外。
  内裤中间的缝隙中,是光洁无毛的嫩红小屄。阴道口处流出了丝丝粘液。我脱下内裤,擡起她的一条腿,雪梅配合的将另一条勾在我腰上,腰部用力一挺就狠狠的干了进去。我猛烈的撞击着,身下的餐桌不断的向前移去。雪梅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将我压向她不断流出乳汁的丰乳。(主人,好厉害,啊!主人就是那裏。
  恩!主人用力。
  在雪梅的疯狂呻吟下我不断的推着餐桌,终于抵在了墙壁上。一路上到处是散落的面包,鸡蛋。晓梅机械的吃着碗裏的稀饭,时不时的捡起地上的面包鸡蛋,机械的吞咽着。在她的面前是我不断耸动的屁股,雪梅的淫液汹涌流出,滴滴落在地上的面包上。晓梅呆滞着拿起那块沾着淫液的面包,没有半点迟疑的吞进肚中。靠,这反差巨大的一幕激发着我更高的性欲。(主人,别看了,蕩妇胸好涨,蕩妇那裏好痒。
  雪梅擡起上半身,双手将我的头搬向她的双乳。我伸出两手狠狠的挤捏着,喷泉般的乳汁四处洒落。在雪梅高亢的高潮嘶鸣声中,我也要射了。恶作剧心裏发作,射的一瞬间。我猛的拔出阴茎,压低着,将龟头抵在晓梅那碗稀饭上,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稀饭中。趁着阴茎射完还未软下来的时候,再次狠狠的插进雪梅的小屄中。看着呆滞的晓梅,一口口将我的精液吞进肚子裏,我爽快的笑了!
  实在太满足了。
  我赤裸着瘫坐在沙发上,满身破衣烂衫的雪梅爬在我怀裏。靠!什麽叫女要俏,一身孝。明明就应该是女要俏,一身烂才对嘛。破烂的衣服,好像盖着身体,可实际上什麽地方都露出来,还是半露的那种。丰满的乳房,在撕烂的衣服裏袒露着。绯红的乳尖,在撕烂的警服下忽隐忽现。这才叫俏美啊!(主人,蕩妇还要)雪梅趴在我怀中,手指在我的乳头上划着圈圈,撒娇的说着。
  额,我是很想拉,可不知道爲什麽今天吃了早饭了,晓梅也吃了很多。可仅仅让雪梅到一次高潮我就累的不行了。操,一定是小恋小娟两个白癡了。妈的,难道她们不知道饿哦!还是发生什麽事了,所以吃不了东西?小娟那倔强妞要挂了就挂吧,可是可爱的小恋也跟着挂了的话,有点可惜啊!我的青涩版杨采妮啊!
  靠!想什麽呢。她们都离开了。
  都忘了,怀裏这位妖孽没吃东西呢,难怪状态不好。我在雪梅雪白圆翘的臀上用力拍了一巴掌,手感真是太好了!” 去,吃早饭去。不吃早饭,光知道分我的体力,还要,想要就多吃点。” 终于明白什麽叫,男人是牛,女人是田了。
  坐在车上,雪梅坐在我身边。没让她换衣服了,就这麽穿着被我撕的四分五裂的装束出去。养眼啊!不过小蕩妇有点不好,他妈的交警了不起啊!想让她在车上帮我吹吹,死都不肯,拿交通安全压我。靠,老子特地撞了两次车,气死你!
  看着雪梅的大乳,不由的嘟囔了句“会喷奶的就是爽啊!” (主人,你说什麽?正襟危坐的雪梅忽然问了句“啊哈!没什麽,我说开小车挺爽的啊“靠!
  怎麽把心裏想的说出来了。一定是这个妖孽害的。
  (主人,我带你去个地方好麽、)雪梅忽然说道“干嘛!” 老子正在想老是把晓梅留家裏也不好,虽然我对娃娃身熟女脸真心没性趣,可是不是让她没事开开大巴车呢?熟悉下手感嘛。
  (主人,我想去看个人,行麽?雪梅在心裏哀求道。
  “谁?你老公?还是老相好啊!” 我调笑着,狠狠捏了把她的丰乳,靠,奶都飞到车窗上了。雪梅连忙擦了擦。(主人好坏,开车的时候注意啊!主人都撞了两次了。下次蕩妇不这样穿了。
  “嘿嘿,还教训起我来了,看来你是奶涨了是吧!” 我假装怒道。
  (主人,蕩妇错了,蕩妇以后不敢了)雪梅对昨晚的事还心有余悸啊。
  “我开玩笑的“我连忙说了句。也不知道欧曼们醒不醒的来,这麽个贴心黏人的美肉,要是吓的産生隔阂了就不好了。
  “对了,去哪?今天小蕩妇说去哪,主人就跟去哪。” 我加了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给一巴掌给个甜枣?哇哈哈哈哈。
  一路上在雪梅的指点下来到了市裏的老城区,靠,电视上都準备推倒重建了,居民都搬的七七八八吧了,来这干嘛?难道,準备来次野战?小骚货花样还蛮多嘛。在大街上野战,的确比躲在草堆裏干刺激多了。佞臣,妖孽,就是让人感觉好啊!
  在一条小巷子口停下车,雪梅踩着高跟鞋在石板路上哒哒哒的走着。撕裂的裙子遮不住开档的内裤,胯间那团美鲍随着脚步忽闪忽闪的。四周是破败的红砖烂瓦,干净的石板路上走着一位性感到淫靡的美女。操,难怪国人拍写真的时候,老喜欢选些旧景致了,破败的环境反而能集中反衬女性完美身形。想到这,我反而不冲动了,缓缓的跟在雪梅身后,不断的欣赏着这种犹如感性写真般的画面。
  爲毛线我没带照相机啊!
  走过弯弯曲曲的石板路,雪梅摇晃着美鲍,上了一条木质楼梯。闪亮的黑色高跟鞋,白嫩的小脚走在斑驳的木板上,我稍稍擡头就能看见开档内裤中两片阴唇包裹的鲜红阴肉。纤纤玉手轻轻的搭在木质扶手上,鲜红的指甲点在露出木纹的扶手上,不时转身看看我,胸前美乳显出夸张的侧影。你妈的爲毛线没有表情,来点魅惑的表情啊我操!我在心中咆哮着,一个转身倩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处。我飞奔而上,踩的楼梯咯吱作响。
  雪梅来到二楼,站在一扇红漆斑驳的门前。我走了过去,狠狠的亲了她一口“我的小蕩妇,你实在太会选地方了,来让主人吸两口。” 我搂着雪梅将她抵在走廊上,正要含弄她的乳尖。(主人,能帮蕩妇把门锁打开麽?雪梅撒娇道。
  我死死的抵着她,手指伸进了那道勾引我良久的肉缝中“靠,这又没人,你还会害羞啊!不是你的作风嘛“我手中不停,口中调笑着。
  (主人,求求你了)心语突然变了。感觉怪怪的,不过小蕩妇应该不会对我不利吧。我拿出钢管撬动了几下,木门真的太老了,一下就撬开了。我马上退后两步,示意雪梅进去。靠谁知道裏面有什麽,鬼就先冲进去。
  老房子裏面就是昏暗啊,我在门口看了半天,没看出名堂。算了,女人都敢进,老子一个大老爷们怕个吊啊!手紧紧攥着钢管,慢慢走了进去。好半天终于适应了裏面的光线,只见雪梅趴在裏间的床头,白嫩圆翘的臀部对着我。爆点,哥的爆点来了。
  刚走过去,就听见雪梅说(龙婷,我来看你了。对不起本来说是去买东西给你的,结果过了这麽就才来。我知道你听的见我的话,这世界变了,变得干净了。
  真的,你再也不会被人欺负,被人伤害了。可惜我们的使命也没有了……
  忽然雪梅反过头看向我,(主人,你能不能把她叫醒啊!
  我探头看了看,我靠类,一个头上包着纱布,盖着厚厚被子的女生,静静的躺在陈旧的木床上。不过脸型倒是不错,大大的眼睛,精致的小鼻子,小巧的嘴巴,薄薄的嘴唇。可这麽热的天气居然还盖这麽厚的被子,有病啊!
  “你吃错药了,让我叫醒一个病人。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啊!回家。” 我怒了,靠哦真当哥是冤大头啊,扭几下小屄就让叫醒人。还是个病人,什麽事都做不了,光知道分体力去了,还需要不知道几个人去照顾她。我擡腿就走。
  雪梅一下子扑了过来跪倒我脚下(主人,她,她不是病人拉。她,她只是被人下了毒。雪梅死死的抱着我的腿可怜的说着。
  “额,中毒了跟有病有区别麽?万一叫醒她以后,还毒死了呢?就这麽静静的呆着不更好。” (不是啦,她,她中的毒不会要人命的。只是,主人,求求你了。雪梅有些吞吞吐吐的。靠更不爽了。
  “有事就说,没事我走了“说完转身就走。
  (主人,我说。她、她是龙姐。雪梅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龙姐?你老姐啊?” 靠,我都听到你叫她龙婷了,还龙姐。
  (她是万和公司原来的老板)似乎对我没听过她老姐,雪梅有点生气。
  我操,万和的老板。虽然我宅,可我也听过前段时间,额,昏迷前段时间由省公安厅挂牌监督的,借调了其他市县好多警察,端掉市裏最大涉黑团伙万和公司。可没人说万和公司的老板是个女的啊!
  “你个交警,怎麽跟黑社会老大这麽亲密啊?” 我奇怪的问道,“难道你查过她的车?” (不是的拉,主人。我刚进警队的时候还是个什麽都不懂的人,有次去反扒,发现她抢了别人的包,爲的是给她生病的弟弟买吃的,见她可怜我就放过了她。谁知道她在短短三四年的时间裏就成了市裏最大的涉黑老大,她的功夫很好的。后来她不愿意爲市府裏的大佬做些事,才被清剿。她被抓后也没有通过正常的手续就这麽失蹤了。我们之间经常有联系,她在被清剿前还说要给我一些市府裏那位大佬的一些资料,结果就这麽失蹤了。我也因爲我父亲和我公公的关系调到了交警队。结果前几天发现了她,她被人下了药,身体变的怪怪的。所以我把她藏到了这裏。雪梅有些慌乱,前言不搭后语的。我只听出个大概。
  这个叫龙婷的女人,是个善良的暴力大佬?因爲挡了政府裏大官的财路,所以被整。被人下了药?白粉?靠!白粉妞啊!
  “你有病吧,白粉妞?叫醒了我上哪去搞白粉给她,再说了一个黑社会大姐,咦!谁知道被多少人上过。张雪梅,我认真的跟你再说一次,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如果你跟小恋她们一样,对这个叫龙婷的有特别感情,你愿意跟我,就跟着我。不愿意没关系,你也走就是了。老子还少女人啊!操!” 我真的怒了。
  (不是,她不是主人想的那样,她还是处女啊!她常说她的第一次要给她认可的男人。她也不是吸毒的。见我发脾气了,雪梅更慌乱了。一着急,将女人身上厚厚的被子一把掀开。
  我去!这……我惊呆了。女人浑身上下白的跟牛奶一样,浑身赤裸,在胸上缠着一圈纱布,纱布之宽,纱布隆起之高,目测至少是D罩杯啊!被子被掀开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香的奶味。没错,是香甜,不是雪梅那种腥甜味。洁白的纱布上已经被浸湿了两圈大大的淡黄印记,奶味就是从那发出的,我伸出手指按了按,靠,两块乳渍都发硬了。腰细的有点过分。(主人,她被人取了最下面的两根肋骨)见我手指在女人的腰肢上滑动雪梅赶紧解释。仔细看了看。果然肋骨下方的皮肤有两道淡淡的比奶白色肌肤更白一点的细痕。过细的腰肢下是弧度夸张的臀部,我看了看雪梅,其实女人的臀比雪梅的还小一点点,可什麽东西都要对比才有效果啊。那麽细的腰配上正常的臀,反而把臀衬托的硕大了起来。我完全可以想象当女人翻身趴着的时候,圆润紧俏的粉臀配上极纤细的腰肢,我跪坐在她的背后,从上空鸟瞰那美丽惊人的臀型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愉悦感。耻骨上的毛发是淡黄色的,没错,不是亚洲人的黑发,而是欧美人的淡黄色阴毛。伸出手去撚起一束在手指间搓了搓,不像是染的啊。额,紧闭的奶白色阴唇居然缓缓的张开了,操,阴毛是开关啊。日,居然流水了。我伸出手沾了沾女人流出的淫液,一股甜香味。伸出舌头舔了舔,额,一般的鹹味嘛,但指尖的舔香味不断的在鼻间飘动。
  “她真的不是吸毒的?” 我贪婪的视线在女人的身上巡弋,口中问着雪梅。
  呵呵,我的指尖在女人丰腴结实的大腿上滑动了下,女人居然开始发红了,奶白色的肌肤晕染上了一层粉红色。胯下的阴茎再次暴涨了起来。” 她很能打?”(是的,主人。她真不是吸毒的。她很厉害,我见过她一个人打趴下5个男人。
  空手哦!她用棍子更厉害。雪梅赶紧回答,乖巧的一边回答,一边注意着我隆起的裤裆。轻轻的脱掉了我的短裤,见我没有反对。将脸贴了上来,小巧的舌头在我的肚脐处舔弄,张口咬住我的内裤,两只微凉的小手环着我的屁股,纤细的手指勾住我身后的内裤边。轻柔的脱掉了我的内裤。当我的龟头露出内裤边的时候,雪梅一口就含了进去。内裤缓缓的滑过我坚挺的阴茎,雪梅的唇也缓缓的吸过我的阴茎。操,深喉。我伸手在女人湿的一塌糊涂的缝隙中游动,坐在女人的身边。雪梅双手扶着我的大腿,开始埋头含弄了起来。我一只手放在雪梅的头顶,一只手在身后女人的阴唇处滑动。
  小巧的舌尖扫动着我的马眼,手指在女人紧致的阴道口边跳动。微冷的手指在我的睾丸上轻轻的抓着,我用了用力挤进了紧致的阴道口中。雪梅的牙轻磕着我的阴茎,紧致的阴道口一下下的允吸着我的手指。雪梅猛的一下将脸贴到我的大腿上,阴茎抵在了她的咽喉处。紧致的阴道口允吸着,我缓缓深入了进去,触碰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雪梅的咽喉一下下的紧夹着我的龟头,女人的阴道在一下下的紧缩着。我要爆了,死死的按着雪梅的头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口中,女人的阴道不断的收缩,仿佛在将我的手指挤出,可阴道口又在不停的允吸。一股热流冲了出来,瞬间打湿了我的手掌,打湿了女人身下的床单。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啊!
  (主人,蕩妇想去上下厕所。雪梅大力的用唇将我的阴茎刮弄了一遍,将阴茎上的唾液刮走了不少说道。
  “去吧“回头看着奇怪的女人,叫不叫醒呢?这是个问题啊。隔壁厕所裏传来哗哗的水声。算了,光手指挑逗下就能高潮的女人,叫醒就叫醒吧。也算是给雪梅的一个奖励。屋裏的甜香味好浓,跟家具的陈腐味混在一起,怪味。我站起身出了房门,点上了根烟。烟雾缭绕中思考着,雪梅爲什麽突然提出帮她唤醒个人呢?会出特别奶味的奶的女人,黑社会大姐头,被人取掉两个肋骨。操,编故事呢吧。是不是背后有巨大的阴谋?操!就这个世界,还阴谋,卵都不动了还阴谋。不过听闻武力高啊,行。就叫醒吧。
  “小蕩妇,搞完了没。来给主人吸吸,看你那麽乖巧的份上,主人答应你了。
  “我大声的说着。
  (真的。谢谢主人,主人最好了。雪梅远远的答着、一路小跑着扑进我怀裏,手指在我低垂的阴茎上抚弄。(主人,好坏。人家平时还要的时候总是躲开,我不要主人去叫醒她了。呵呵,还吃味了。
  “哦!这样啊!我就不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啊!” 我故意说道。
  (没有啦,主人,主人最好了。主人,人家是说笑的拉。雪梅果然上当了,以爲我真的不去了。撒娇的说着。
  “靠,我还真不去了。没拉,不是因爲你拉,你看,我刚才射了,这下也弄不起啊。” 妈的两个白癡女人,还在不停的分我的体力。
  (主人,主人真的想帮雪梅将龙婷叫醒麽?雪梅突然认真的说道、“干嘛?
  你个小蕩妇居然敢怀疑主人的话。老子一个大老爷们,说一就是一。” 居然怀疑我的话!我狠狠的捏了下雪梅吹弹可破的小嫩脸,突然一丝粘液从雪梅的嘴角滑落。靠,居然还含着我的精液。难道想私自把那女的叫醒?一阵怒意上头,敢私自做主,操,真的是反了。额,不对,就算私自叫醒,那女的也只会听我的话,最多对雪梅有点好感罢了。雪梅这是干嘛?
  (主人,蕩妇绝对不是想私自把龙婷叫醒,蕩妇一心可是忠于主人的啊。蕩妇只是听到主人说还想找个喷奶的,加上雪梅没有能力保护主人,所以才想到了龙婷。她现在虽然有点点伤,可她的确又能喷奶,又能保护主人。主人,蕩妇真的是一心忠于主人啊。蕩妇绝对没有私自把她叫醒的打算)雪梅一边在内心痛哭一边猛表忠心。
  的确,雪梅不管怎麽去弄,醒来的最终还是我的人。可还是说不通她爲什麽要这麽做。
  (主人,主人,蕩妇一个人孤零零的醒来,蕩妇心裏真的只有主人一个人啊。蕩妇自幼就只有一个妹妹,后来因爲工作上的事又闹翻了,蕩妇真心把龙婷当成自己的好姐妹。蕩妇遇到主人这麽好的人,只是想让龙婷也过上像自己这样的好生活。蕩妇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主人,蕩妇真心是忠于主人啊)
  呵呵,妖孽就是妖孽,好姐妹。不是指欧曼们麽。欧曼三人是好姐妹,又比她醒的早,这是在固宠啊!既找个让我感兴趣的女的,又是在她牵线下醒来,以前还有情谊在。所以说我爱死这个寂静的世界了,不用担心被推翻,却又能享受帝王般的感觉。
  我冷冷的擡着她的下巴,狠狠的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把嘴裏的吞了,今天罚你只準挤一次奶。记住了,我不喜欢有人搞小动作。” 说完将她按到胯间。
  雪梅乖巧的含弄起我的阴茎来,看着身下的雪梅。我邪邪的笑了,猛的将她推到走廊上,捞起她的丰臀,狠狠的干了进去。(啊!主人,主人好硬。蕩妇好喜欢,蕩妇离不开主人啊!蕩妇愿意永远被主人操,被主人干。蕩妇的小屄只属于主人一个人。
  操,这个妖孽,连叫春的时候都不忘表忠心。我双手绕到她的胸前猛的抓她两颗大乳,激射的乳汁喷射在斑驳的墙面上,下身不断撞击着肉呼呼的臀肉。狠狠的抽插着。腥甜的乳汁从墙上流到了地面上,她的淫液滑到了小腿上。昏暗的走廊裏,回蕩着啪啪的肉响。女人淫乱的呻吟声在心裏激蕩。
  “我要射了,射死你个小蕩妇。” 我大吼一声,双手死死的抓着雪梅的纤腰,用力一顶。一发发的精液射了进去,直到最后一滴。
  我拔出阴茎,大口的呼吸着。” 老子就给你这麽多了,要去叫醒她的话,你小心别漏了。” 我被操的跌坐在地上的雪梅,听到我的话,猛的夹紧双臀,站了起来,一路小跑着进了房间。我靠在走廊上,懒的去看雪梅用什麽方法把我射到她小屄中的精液给那个龙婷吞下。希望这个叫龙婷的不要让我失望啊!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