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寂静的世界17作者:sy791230(兰色懒猫)

寂静的世界17作者:sy791230(兰色懒猫)

更新时间: 2020-03-15 16:19:17

第1
  寂静的电视台大楼,一台黑屏的电脑屏幕,突然亮起:XFES010:记录,附属者6号使用能力过度,昏迷中上报,生命源固化系统报警,附属者6号生命源发生波动。
  紧急上报,附属者6号生命源发生剧烈波动,生命源固化系统即将自动重啓,恐发生不可控状况。
  特急上报,附属者6号受到“速流“系统影响,生命源固化系统关闭,灵魂源固化系统发生数据溢出。生命源接近临界点。
  XAXA003:授权立刻关闭“速流“系统。爲什麽开啓“速流“系统?
  XFES010:非法授权,“速流“系统不能关闭。
  XAXA003:什麽?我是计划副指挥,什麽叫非法授权!我要求你立刻将“速流“系统开啓经过加密上报。
  XFES010:“速流“系统由01和05共同授权开啓,只能由01和05共同授权关闭。资料加密中……
  XAXA001:暂停资料加密,授权重啓生命源固化系统,灵魂源固化系统。
  XFES010:确认授权,生命源固化系统重啓中,灵魂源固化系统重啓中。
  XAXA001:快点!直接切断固化系统能源,再连接。
  XFES010:无授权,无法直接切断固化系统能源。
  XAXA001:混蛋,授权XFES010可直接切断固化系统能源。
  XFES010:确认授权,固化系统能源已切断。重新开啓固化系统。
  上报,附属者6号生命源已接近临界点最低数值。固化系统开啓。
  XAXA003:XFES010我以计划副指挥身份,授权你必须将资料加密上报。
  XAXA001:XFES010,授权资料加密等级爲最高等级。
  XFES010:确认授权资料加密上报,确认授权资料加密等级爲最高。
  我一路提着两个大包,“餵!来帮忙啊!餵!前面的女人。”
  靠,都掉了一路了。怒了!哥怒了。”
  餵,前面的木……”
  龙婷突然转身,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伸手提过一个袋子,回头时嘴角微微上翘。
  我快步走了过去,高高的擡着头走在她的前面。靠,哥才是领头的好不!
  短短的两百米回程,似乎比来的时候快太多了。开心的打开电梯,看着窗外不断延伸的景致,怕个毛线啊!这裏到处是真实的人,还有真实的情感。龙婷跨前了一步,与我肩并肩的站着,淡淡的甜香味传入鼻间,我狠狠的吸了两口。默默的两人站在一起,甜香的气息在电梯中回蕩,甜蜜的味道在心中飘蕩。
  “叮“二十六楼到了,怎麽到的这麽快啊!楼层裏寂静一片,之前咣当咣当的敲打声都没了。这麽快就完工了?”
  雪梅,晓梅。这麽快就OK了啊!”
  我一马当先的跨出电梯,大声呼唤着。龙婷突然丢下手裏的东西,拉了拉我的手,摇了摇头,一脸警惕的样子,指了指我随身带的钢管。
  我不由的小心了起来,拉着龙婷慢慢的向前移动,每一步都异常小心,深怕撞到走廊上摆放的杂物。路过商务套房门口处的一堆杂物时,龙婷脱下外衣包住一块碎裂的玻璃,晃了晃似乎觉得还算趁手,起身站到了我身边。哇,好大好白,额,想什麽呢,被警告了不是。
  学着龙婷的样子贴在套房门口,悄悄的朝裏面探视,两边的套房中十几个男人保持着砸墙和搬东西的动作一动不动。就连搬茶几的两个男人,茶几都砸到脚面上了也没有半点反应。我们再次紧靠在一起,走向总统套房的大门口,互看了一眼,两人紧紧抓住门把手。在龙婷的示意下,数了三声,猛的拉开房门。只见雪梅瘫倒在沙发上,我急忙想走过去看雪梅,可龙婷一把拉住我,手指了指套房其他房间,警惕的四处查看起来。我的卧室裏,晓梅正在铺床单,似乎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麽。直到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才反过身来。龙婷也从其他房间走了过来,紧紧的攥着玻璃匕首,朝我摇了摇头。
  看来房间裏都没问题了,我急忙跑到客厅中,雪梅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雪梅,怎麽了?你……刚刚发生什麽事了?”
  ,雪梅一站起来,刚刚还呆立不动的人们,突然动了起来,楼层裏再次响起咣当咣当的敲打声。
  (主人,你们这是干嘛?发生什麽事了?雪梅似乎对刚刚的静止一点映像都没有,只是看着满脸焦虑的我和龙婷好奇的问道。
  龙婷和我对视一眼后走到雪梅身边,挽着她的手臂紧张的看着雪梅。
  (不会吧,我怎麽不知道?我特地只叫了十四个人来做事啊。龙婷大概把刚刚的异状告诉了雪梅,雪梅惊讶的说(真的假的,主人,婷婷说的是真的麽?
  我去!我他妈怎麽知道龙婷是怎麽描述的。”
  我刚出电梯,就看见所有的人都停了,你昏倒在沙发上,你刚刚才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好不。”
  (不会啊!我没坐沙发啊!我一直在盯着他们啊!雪梅疑惑的说着,突然一阵混乱的声音从两边传来,巨大的声响,两间套房的墙壁被砸穿了,可挥舞大锤的男人依然在不断的砸着。靠!要伤人。”
  雪梅快让他们停下。”
  我大声叫着。
  雪梅死死的盯着不断从破洞中走出来的男人(停下,都停下。出去,都出去)可越涌越多,先前出来的男人已经开始砸面前的茶几了。龙婷趁那人砸下去的瞬间,冲了过去一个背摔将比她高大结实的多的男人摔到在地上。(怎麽回事,我已经叫他们停下了。雪梅的心声带上了惊惧和慌乱。幸好后来的男人们只是在捡砸掉的砖头,靠,沙发不用擡啊!看来他们在搬运所有面前的东西。
  (我去找人来控制住他们。龙婷不停的摔打乱来的男人们,我也在不停的将走上前来搬东西的男人推出门外,可十多个人啊!难道要哥拿钢管捅了?我可不想自己家裏见血啊!雪梅见状急忙跑了出去,连叫都没来的及叫。
  混乱在继续,还好龙婷将拿锤子的男人控制住了,看样子手是脱臼了。可其他的人虽然没武器,但人数太多啊!就在我渐渐支持不住的时候,门外又涌进一大波小怪,额,错了,是男人。靠!这下扑街了!
  龙婷已经浑身湿透了,摔打攻击的动作越来越迟缓。我已经连欣赏龙婷白衣下的肉体的兴趣都提不起了。新来的小怪,额,是男人,三三两两的一组将之前涌进来的男人架了出去,一片混乱啊!好半天客厅中终于清静了,我直接瘫倒在地毯上。龙婷也大口喘息着坐到我的身边。这时雪梅蹒跚着走了过来,刚一进门突然全身一软,昏倒在了门口。我操!
  主卧室的大床上,龙婷斜坐在右边不断的拧干毛巾擦拭着雪梅不断流出的乳汁。我焦急的在床边走来走去,内心的焦虑不断涌动,雪梅你千万顶住啊!小芸你怎麽还不醒啊!现在我急需你的帮助啊!
  躺在大床上的雪梅头上放着一袋冰块,在她昏倒的一刻,我突然恢複了力气般,比龙婷还要快的冲到她身边,将她抱起放到床上。才过了一会,她的体温开始不断升高,全身开始发红,发烧,双乳自动的流出乳汁。自从醒来以后,除了自己割伤自己那次。我,还有唤醒的所有人都没有出现过病症。虽然叫醒了小芸,可基本上小芸都是作爲一个女人的身份存在着。现在雪梅在发烧,急需医生的时候,小芸却在昏迷。
  雪梅已经控制了十四个人,她下去搬救兵的时候,涌上来的男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个了。靠!明明知道她的上限是十五人,怎麽当时就不知道去阻止她啊!
  额,十四加三十吧,四十四个人?她怎麽一下控制了这麽多。操,想什麽呢在,雪梅是在用燃烧生命的方式在控制啊!我是个白癡,雪梅这麽难过了还要想人数的问题。我挥起巴掌狠狠的掴了自己一下。倒把拿一大瓶酒精进来的晓梅吓了跳。
  龙婷走到我身边,忽然伸手摸了摸的脸,关心的、疑惑的看着我。我,我无语啊!摇了摇头,转身帮晓梅将雪梅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拿起棉花沾了沾酒精就开始涂抹雪梅的脖颈、四肢。龙婷很快也走了过来,开始替换我的工作。
  我坐在雪梅身边,拿起她的手放在脸颊上。雪梅,加油啊!
  寂静的电视台大楼,一台黑屏的电脑屏幕,突然亮起:XFES010:上报,附属者6号使用能力过度,昏迷中。受“速流“系统影响,生命源达到临界点最高值,请求注入灵魂种子。
  XAXA001:授权注入灵魂种子。
  XFES010:确认授权,灵魂种子注入系统开啓……灵魂种子注入完毕,性格种子注入系统开啓……性格种子注入完毕。
  XFES010:上报受附属者3号思绪死循环影响附属者6号灵魂种子在枯萎中。
  XAXA001:授权加速附属者6号灵魂种子适应时间,让她快速醒来。
  附属者3号到底是什麽载体?将附属者3号所有资料包括血系资料上报。
  XFES010:确认授权,开始加速灵魂种子适应时间,5、4、3、2、1。开始收集附属者3号资料,开始分析附属者3号血系,请问需要几代血系。
  XAXA001:所有血系资料上报。
  XFES010:确认,开始收集所有血系资料。加密中……加密完成。上报中……
  一只微凉的小手轻轻抚在我的脸上,我睁开眼,一双温柔的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苍白的脸色,过于脱水的嘴唇有些干裂,可微微的笑着。(主人,你怎麽睡到地上了。小手拍了拍她身边的床,我翻身睡到她的身边,纤细冰冷的手臂搂着我,我再次闭上了眼睛,头靠在温软的大乳上,这梦好舒服啊!
  额,突然惊醒,擡头看了看搂着我的雪梅。醒了!”
  雪梅,你醒了,有没有觉得怎麽样?嘴唇这麽干,要喝水吗?摇什麽头啊,嘴都裂开了,我去倒水。”
  翻身跳下床,心裏终于轻松了。趴在另一边的龙婷被我的动作惊醒,揉了揉眼睛,看到醒来的雪梅,凝重的脸色一轻,急忙站了起来。
  倒水的时候,路过晓梅房间。晓梅合衣蜷缩在床上,她实在是太累了。轻轻走过去,将毯子盖在她身上,低头亲吻了下她的脸颊,鹹鹹的,看来没洗澡就睡了。
  我拿杯温水来到房间,雪梅已经在龙婷的帮助下,半靠在床背上。”
  小心,有点烫。我还拿了个吸管,你慢慢吸点。”
  将水杯裏的吸管让她含住,端着水杯放在她面前。挨在一起的两女突然笑了,像两朵盛开的雪莲花一般美丽。额?雪梅笑了?我靠!她什麽时候有这凶残能力了?(主人,人家只是发了点烧,又不是瘫痪了,人家自己来好了。人家现在都好了嘛!说完接过我手中的杯子,喝了起来。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以前妖孽没表情呢,我都招架不住,这下又表情了,我完了。
  (主人,你辛苦了,睡吧,现在天还这麽黑。婷婷你也睡。雪梅看了看窗外的夜色说道。
  “不用,你要不要吃点什麽?家裏有麦片,要不我给你去泡点?”
  我关心的问道,正所谓,失去才知道珍惜。雪梅可以说是最贴心的人了,她的昏迷让我大失方寸,可不能再让她出半点问题了。
  雪梅妩媚一笑,歪头剜了龙婷一眼(主人,我真的没事了。还没见过主人这麽温柔呢,婷婷都吃醋了。呵呵)说完还捂嘴笑了一下。我看向龙婷,她的脸一下变的通红,低下了头。
  恩,知道调笑了应该没事了。我接过雪梅喝光的杯子,轻轻放在床头柜上,趴到了她的身边。雪梅搂着我的头,慢慢的睡着了,这下终于放心了。
  睡梦中被一阵吱吱的电钻声吵醒,“你妹啊!谁他妈清早就打洞,不知道家裏有病人啊!操!”
  闭着眼摸向身侧,预想中的喷乳大奶摸了个空。睁开眼,床上只剩我一个人了,床边站着晓梅,捧着一套衣服。
  “晓梅,雪梅她们呢?”
  我奇怪的问道,这时雪梅拉着龙婷走了进来。(主人,我在让人把破口再弄大点,另一边在按竈台呢。吵醒你了呀。额,雪梅今天穿的很保守啊,一件粉红色运动服,将所有的美好都盖住了,龙婷也一样,呀,晓梅也是一件粉蓝运动服。”
  干嘛呢,今天家裏开运动会啊!对了,你怎麽不多休息下,才醒来就又忙。”
  我有些担忧的说道。
  雪梅甜甜一笑,趴了过来,将运动服的拉链慢慢拉开,将衣服内展示给我看。
  靠!诱惑,运动服裏是半罩式的胸罩。严实的运动服,裏面是淫蕩的内衣,白皙的丰乳,绯红的乳头,深深的乳沟。晨勃的阴茎再次跳了几下。(主人,人家真的好了,你就别担心了。说完将头靠在我身上(主人,早上醒来口渴麽?人家有点涨了。
  我一把将妖孽搂在怀裏,拉开她的衣服,狠狠的含住挺立的乳头,允吸了起来。(主人,用力,人家昨天晚上白白流了好多奶,今天主人要多吸点。啊!别逗人家的小豆豆啦。呵呵)小妖孽,妩媚的看着我,满眼的情欲。一把伸进她的胯间,穿的是开档内裤,手指在湿滑的阴唇上拨弄。(嗯,主人,人家好痒了,人家想要主人的大肉棒。雪梅眼中的情欲越来越盛,手伸进我的内裤裏一把抓住我挺立的阴茎,缓缓的撸动起来。
  我一把脱掉雪梅的裤子,低头在她的胯间喷射着炙热的鼻息。(呵呵,主人,人家刚刚好。主人请温柔点哦。靠!想到她昨晚才发那麽高的烧,今天就开始魅惑我了。龙婷早已不见,晓梅还捧着衣服站在我的身后。算了,雪梅永远都是服从我的,我想做什麽她绝对是毫无保留的支持。可我不能没点头脑啊,她才刚好。
  有些不舍的站了起来,雪梅露出了奇怪的脸色。”
  乖!你才刚刚好,今天就算了。”
  雪梅看着我高高隆起的下体,含羞一笑。我靠!这时候你含羞什麽,又快要爆点了!(主人,真的很关系人家呢,人家好开心。可是主人不难受麽。
  “没事,主人我意志坚定,啊哈!你等着,过几天不弄死你个小蕩妇。”
  雪梅一边讨好的问我,一边动作诱惑的将衣服穿好。试我的底线啊!穿戴好后,雪梅跪在床边一把抱住我,将头靠在我的胸膛上。(谢谢,真的谢谢主人。能遇到主人,是雪梅这生最幸福的事。谢谢你。主人。
  最受不了女人这套了,内心无比甜蜜,可嘴上却说着“好了,谢个毛线啊!该干嘛干嘛,我一身髒死了。还抱,我要出汗了。你呀,给我多休息休息,知道了没。”
  雪梅依然靠在我的胸口,轻轻的点了点头,将我抱的更紧了。
  不知什麽时候,龙婷站在门边,默默的看着幸福的我们,眼中闪动一种莫名的情绪。良久,雪梅放开了我,低头擦了擦眼睛。擡起头时满脸的幸福(好了,主人去洗个澡吧,我伺候你。
  “切,少来。你呀,说了要你多休息。还伺候我洗澡,别挑战哥的底线OK。也不怕我在浴室忍不住。晓梅,帮哥洗澡去。”
  我大喇喇的说(主人,最好了。
  对了,主人,洗完澡,人家给你看好东西。雪梅没有再坚持,亲了亲我的脸,便下了床走到龙婷身边,两女不知道又说起了什麽。怪事,这麽近的距离,雪梅的心声怎麽会变的这麽小了?在说什麽啊!见我盯着她们,雪梅偷眼看了看我,俏皮的一笑。算了,先去洗澡吧。
  浴室中,我坐在凳子上,晓梅帮我洗头发。”
  对了,晓梅,来让哥看看你裏面穿了什麽。”
  今天三女都穿运动服,雪梅裏面是情趣内衣,不知道晓梅和龙婷穿了什麽。龙婷就算了,整个一冰女,昨天阻止失控的人打的那麽凶,还是不问了。问问晓梅好了。晓梅听话的洗了洗手上的泡沫,拉开拉链,操,裏面什麽都没穿啊!小巧的乳房挺立着,我趁机摸了两把,小,软。还是没有其他人摸的舒服啊!用手勾起她的裤子,探头看了看,哇,下面也没穿啊!浓密的阴毛。今天这三个人搞什麽东西?
  “对了晓梅,今天不用沐浴液了,去拿香皂来。”
  从家拿来的沐浴液都是女人用的,洗了都觉得黏糊糊的,还是香皂洗的爽啊!
  晓梅出去了,我开始自己抓洗头发来。粗大的手指就是没有女人小手抓的舒服,靠,怎麽拿个香皂这麽久。”
  晓梅,搞什麽,快来啊!”
  我大声叫着。
  终于进来了,小手开始在我头上抓洗起来,哇,舒服。”
  额,不是说了拿香皂,怎麽又是沐浴液。”
  我反头一看,楞住了。龙婷!
  “额,怎麽是你,晓梅呢?”
  不由的问道。龙婷绷着脸,埋头拿沐浴棉擦拭着我的身体,只是脸通红的。一身纯白的运动服,衣袖卷到上臂,随着手臂的擦拭,胸前隆起处一阵晃动。哥勃起了。
  要说还是打女搓澡最舒服了,有力量啊,搓的毫不怜香惜玉,在衆多女士的影响下我已经一天两洗了,有必要搓这麽狠麽。终于洗到胯间了,哇哈哈哈。第一次被龙婷的嫩手握住阴茎,龙婷将短发扎成了个小辫子,全身通红的握着我的阴茎。头低低的,不用看,肯定是羞答答的!我的阴茎已经变的通红炙热,微凉的小手握着,那温差让我的阴茎在她的手中再次暴涨了几分。忍不住了,伸手就要去拉龙婷衣服的拉链,白嫩的左手轻轻的推开我伸过去的手。擡起红的像要滴出血来的脸庞,双眼中满是情欲和一丝丝的哀求,坚定的摇了摇头。干嘛!既然都来给哥洗澡了,怎麽还不放开点。靠,居然把拉链拉紧了点。难道白天不行?
  可我已经箭在弦上了啊。愤恨啊!想要来点强硬的,可想到昨天龙婷的英姿,别强的没来好被打一顿就划不来了。
  “阴茎多洗下。”
  既然没肉吃,也不能委屈了兄弟不是,我温柔的软求道。
  龙婷再次擡起头看像我,立马装出一副强忍冲动的表情,眼中带着一丝期冀的目光。哇哈哈哈,装可怜嘛!我强项啊!想当初纯纯的小雅就是被哥这手绝活拿下的。现在吃肉估计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就这麽放过了。既要表现出对龙婷的强烈欲望,又要充分展示哥对她的尊重,还要极力表现出这种不上不下的状况哥是用多大的毅力才忍住的。
  果然立马起效果了,龙婷眼珠转了转,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随后低下头缓缓的在我的阴茎上撸动了起来,只是低头的瞬间似乎看到她嘴角的一抹笑意。嫩滑的小手即便没有沐浴液的润滑都显得那麽的软滑,奶白色的小手透着一丝红润,握着红的发紫的阴茎,色彩的对比是那麽的强烈。左手轻轻的在睾丸上揉捏着,右手很没有经验的大力快速的撸动。靠!不知道逐渐加快才是王道啊!要有个过程啊!
  “慢点,轻点。”
  我看着猛力撸动的手,说道。龙婷疑惑的擡起头看了看我,手却慢慢的缓了下来,握的也不那麽大力了。呼,舒服啊!看着我舒服的表情,龙婷不再低下头,而是一边套弄着,一边观察者我的表情。
  “慢慢加快点,稍稍用力点。拇指磨下顶端“我再次说道,突然有种调教小玉的错觉。我再次伸手去拉她的拉链。”
  让我看看嘛。放心我不摸。”
  软求道。
  龙婷不再拒绝,哇哈哈哈。我缓缓的,激动的手都颤抖起来,终于拉开了。额,裏面穿着件大大的白色裹胸。不过想想也是哈,龙婷这麽敏感的体质。乳尖已经立起,高高的在裹胸上顶起两出凸起。伸手捏了捏,好软,裹胸瞬间湿了两点。
  龙婷不由的缩了一下,皱着眉。”
  啊哈!没忍住,不好意思。实在是太美了!”
  算了,看来龙婷还是有些心理障碍啊!不过哥别的没有,就是时间多啊!
  欲迎还拒,小意侍奉,在拒绝与迎合之间摇摆着。淫靡的气氛,特别的环境,还有那温柔的小手。我要射了,紧紧绷直着双腿,双手死死抓着凳子边缘,突然计上心头,连忙闭上双眼,高高的仰起头。在没有提醒龙婷的情况下,一股股的精液喷射而出。当第一股精液射出后,龙婷的小手便停了下来,终于射完后,我睁开眼。哇哈哈,精液射的龙婷满脸都是,有几发都射到了她的发丝上,爽啊。
  我装出一脸惊讶的表情“啊!不好意思,没忍住,太舒服了,不记得提醒你了。
  “见我射完了,龙婷站起身,拿毛巾擦了擦脸,恢複了一脸寒冰的摸样。不会吧,生气了?难道玩大了点?心中忐忑着。龙婷稍微擦了擦,又开始帮我搓起腿来。
  “真是太舒服了,下次注意,没生气吧、“我试探的问了问,没反应啊!
  “额,你要不换个手搓吧,老用右手。”
  看着龙婷搓动的右手越来越没力,我好心的说道。还没反应,算了,你爱用用吧。
  很快就洗完了,我拒绝了龙婷帮我擦干的动作,自己飞快的用干毛巾擦干了身体。
  (左手,昨天扭了下,没力气。龙婷站在浴室门口的洗脸台上写了写。
  “那你还来帮我洗澡。”
  我一边擦着头问道(雪梅姐拜托我的。她顿了顿继续写道(雪梅姐帮过我很多,我最艰难的时候帮过我,陪着我。不嫌弃我低微的身份,对我就像对妹妹一样,又把我从呆滞中叫醒。她对我的恩情,对我的好。
  我一辈子都还不完。所以她拜托我,我就来了。
  我没有做声,只是默默的看着她在纸上写着。
  (你虽然弱了点,但雪梅姐很在乎你)她想了想,划掉后一句再次写道(她十分在乎你。而且你也很特别,在这个可以说你就是大佬的世界裏,还能温柔的对每一个人,雪梅姐的确没看错你。她似乎在想着措辞,停了好久,才再写道(你洗完了就出去吧,我要洗下了。
  靠!停了半天就这句话。我连忙说“啊!你手不是受伤了麽,听说你的身体还没恢複好。要不我帮你吧。”
  话刚说完,龙婷瞪了我一眼。”
  哦!那你自己小心哈!”
  本想献献殷勤,吃吃豆腐的,算了。瞪人的样子真吓人,一个女魔头。
  我走出了浴室,龙婷连忙关上了浴室门。靠要不要关的这麽急啊,我髒衣服还在裏面没拿出来啊!忽然门又开了,龙婷塞给我一张纸条,再次紧紧的关上了大门。额,看了看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你是个好人,我认可你了)我去!老子需要你认可,靠!又是张好人卡!
  我披着件浴巾,走到客厅裏。雪梅飞快的跑了过来,一下就扑到我怀裏。
  (主人,这麽快就洗完了啊!一脸的好奇。”
  洗澡要多久,你个小蕩妇想什麽呢“我捏了捏她的脸蛋说道。
  (呵呵,主人觉得这次洗的怎麽样啊?轻一点,慢一点。哈哈哈)雪梅居然在外面偷听,还学我的口气说了两句。靠,还反了你了。我一把搂住雪梅,狠狠的捏了她的大乳一把,再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
  (主人,轻一点嘛,哈哈哈。主人,雪梅不敢了。哈哈。雪梅真的不敢了。
  小蕩妇一边取笑着,一边求饶着。气死我了。想到她大病初愈,受不起我的征伐,我……我忍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怒道“人都死光了,我口渴。”
  晓梅连忙端来一杯奶水,我一口气喝了下去。(主人,别生气嘛。婷婷也是身子弱,她都认可你了,也可以说她也认爲自己是主人的女人了,不然依她的性子怎麽可能我一说她就去了。雪梅连忙坐到我身边说道。
  “靠!那是她在报你的恩好不。”
  想到她后来的纸条,心想雪梅也许没说错吧。不然突然被顔射,居然还肯继续帮我洗完,也没对这事说什麽。
  (主人,选男人可是婷婷的头等大事。她以前也说过只会服侍被她认可的男人,怎麽会爲了报恩委屈自己呢。主人,人家是说真的拉。雪梅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想了想,没说什麽。不管是不是真心的,这个世界中,她已经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对了,你开始说有好东西给我看,是什麽?”
  我好奇的问道(主人,你等等啊!都过来!雪梅对着大门外喊了一嗓子。只见从门外,修整好的破洞中陆陆续续走进了四十多个人。这些人随着雪梅的指挥做起了各种各样的动作。
  “你有病啊!昨天的教训还不够,是不是想再病一次。”
  看着雪梅一脸兴奋的控制人群,我怒道。
  (主人,没有啦,人家这次一点问题都没有,真的拉。你看人家现在都能控制四十五个人了,还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主人,人家是不是很棒啊!雪梅一边撒着娇一边自豪的说道。
  “滚蛋,叫他们滚蛋。雪梅,麻烦你爱惜点身体好不好。是,现在是能控制四十五个人,下次是不是想控制四百五十人啊!然后挑战极限昏睡不起你就爽了。
  “我这次是真的怒了,昨天还能说是意外,今天就是找死了。
  (哦!主人别生气嘛,人家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注意。雪梅嘟着嘴,委屈的答应了下来,人群慢慢的离开了。
  我看着委屈的雪梅,心有不忍道“我知道,你是想帮我。可是,别用挑战自己生命的方式。少了你……”
  我看了看站在身边的晓梅,还有擦着头从裏间走来的龙婷说道“不光是你,还有欧曼、小玉、小芸、晓梅、龙婷、额……少了任何一个都不行。现在这个世界中,我们少了谁都不行。”
  心中默默的加上了小百合两人,可惜昨天没追到,不知道她们现在怎麽样了。让晓梅坐到了我的身边,龙婷也挨着雪梅坐到一起,我一手拉着晓梅,一手握住龙婷的小手,怀裏抱着雪梅,深情的说着。
  (恩,我知道了主人。对了,等婷婷身子好了,让她跟着你吧。我和晓梅都是弱女子,万一遇到什麽事,老是让主人冲到前面,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我很担心。婷婷的身手很好的,以后就能帮主人了,有个照应也是不错的,是吧主人、)雪梅趴在我怀裏,看了看龙婷说道。
  小妖孽太会说话了,经过昨天的事件,龙婷的身手。额,嫉妒啊!一个人分担了大部分的人,早就想让她来做我的保镖了,安全指数蹭蹭的上涨啊!经过雪梅一说,变成了她来帮我,来照应我。说穿了,就是让龙婷来保护我,照顾我的。
  我看了龙婷一眼,她肯定的点了点头,哇哈哈哈,开心啊!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看着人搞搞房间卫生和安装厨房了。雪梅陪着我,一边指挥,一边商量着放什麽东西好。下午时终于全搞定了,晓梅做了一大桌好吃的,四个人吃的不亦乐乎。傍晚,我带着体弱的龙婷,体虚的雪梅,还有劳累一天的晓梅在楼下走了走就回家休息了。
  吃太饱,精力旺盛啊!看着睡在身边,一身半透明睡衣的雪梅。上火!半夜起来,看了看昏睡的欧曼三人,捏了捏她们的脸蛋,看着三具诱人的胴体,额,你们到底醒不醒啊!来到龙婷房间,靠!要不要这麽警觉,我才一开门就坐了起来,吓死我了。再看了看晓梅,今天看来是真累了,都有了低低的鼾声。算了,喝了杯冰水,回到床上睡不着也睡好了。想到家裏两个虚弱的女人,是不是再去找个医生或是护士来,这两个体弱的女人有个懂行的在,起码知道怎麽调理啊!
  特别是雪梅,昨晚发高烧,而我什麽都不懂,只会给她用土法降温,万一降不下去不就完了。明天要去医院找帮手了!
  清晨,我再次来到对面的超市,沿着前天那个身影消失的方向跑着,一边晨运一边看看是否能找到小百合们,整整跑了一个小时都没有半点发现。回到酒店,晓梅已经在改装后的厨房做起了早餐,龙婷在客厅一角的跑步机上慢跑着,雪梅指挥着一个女人打扫着房间的卫生。挺和谐嘛!
  (主人,咱们坐大巴去吧。雪梅贴着我撒娇道。
  本来是想今天一个人去医院找帮手的,结果刚一提出龙婷雪梅就都表示要去。
  这,雪梅倒是没什麽,龙婷也去哪放的开啊!安抚了半天,最终决定龙婷在家呆着,晓梅和雪梅跟我一起去。看着略带幽怨的龙婷,哎!谁叫你现在体弱呢,连忙找欧曼三人需要人看着的借口打发了。
  “靠!是去找帮手,找一个就差不多了,做大巴去干嘛。”
  我说道,酒店门口倒是停了不少大巴,夏天嘛,咱这又是旅游地,外地很多旅行团都趁这时候来城裏度假。作爲最高档的酒店,自然客源就多,旅游车也多。
  (坐嘛!雪梅紧紧的贴着我,突然小声的在心裏说(主人,昨天转了一晚了吧。嘻嘻,今天让人家给主人个惊喜嘛!
  “惊喜?”
  切!不久是公车癡汉嘛,又不是没玩过。算了就当让晓梅练车吧。
  很快来到附近的市二医院,跟一医院一样,人少。转了半天都没看到一个合眼的医生或护士,倒是雪梅挺开心的,时不时的扒开女护士或女医生的衣服,还不断的评论着(这个小点。哇,好大的乳晕。这麽厚的胸罩一看就知道裏面没货……
  靠!也不知道是我选女人,还是她在选。还好雪梅没有去看别人的裆部,不然我都要脸红了,木有节操啊!
  (主人,这个不错哦!胸大,呵呵!还是个哺乳的哦!跟着雪梅晃到二楼産科,靠!刚生完孩子的奶涨而已,当然大罗。”
  去去!刚生完的也下的去手,是找帮手,找会医的。你去看病人搞什麽。”
  我简直被她打败了!找的全是奶大的,虽然说胸大是吸引我些,可我更看重阴部嫩不嫩,阴道紧不紧好不!懒的说她了都!
  直到六楼内科住院部,终于发现个一米六左右的娇小型护士。带着护士帽,一身天使般的护士服,胸前高高隆起。雪梅走了过去,拉开护士服的领子(哇,有料哦!还是粉红色的。一声酸酸的呼声在心底响起。我走了过去,解开护士的衣扣,掀起胸罩。不错!果然够白,够红,呵呵!伸手在护士的档部摸了把,果然眉毛稀少的女性,阴毛也少。将她按爬在一旁的病床上,脱下内裤看了看,够白嫩。就你了!
  (你,去洗洗。然后去楼下的黄色金龙大巴,记得上车的时候把内裤放在车门口,算是车费。雪梅没等我进一步的动作就下令指挥道。额,这是干嘛。雪梅跟着腻到我身上(主人,既然选好了,咱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旁边是步行街哦!人家想去选几套衣服啦!
  转身出了医院,“晓梅把车停到步行街口等着啊!”
  我对晓梅说道。小护士已经到了车上,入口处一条黄色蕾丝内裤躺在灰色的地毯上,显得那麽的明显诱惑。雪梅没等我细看就拉着我走向步行街。
  人群呆滞的时间大概是晚上八、九点左右,虽然现在是上午,可步行街上呆滞的人群密密麻麻。夏日裏MM们的各色吊带装,各色短裙短裤构成了步行街上独特的风光。或是三三两两,或是挽着情人的手,提着各样的包装袋,手提包,擡头往着天上。如鱼得水,真的是如鱼得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拉着雪梅的手不断的在人群中穿行。见到漂亮的,雪梅就去看人家的胸部,我就去摸人家的下体,不时评论一番,感觉满意的雪梅就指挥着目标上车。连小情侣都不放过,感觉好的甚至让MM的男友都一起上车。哇哈哈哈,我忍不住了!近三百米的路程整整走了两个小时,遇到穿的保守点的MM,雪梅都让她进到附近的商店中换上一身清凉的超短裙小T恤。看着呆滞的女生在自己面前换上清凉的衣服,身边的男友呆滞的站着,兴奋,爆点啊!相当期待等下的旖旎公交癡汉之路啊!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