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母子係列生日旅行

海外母子係列生日旅行

更新时间: 2020-03-15 16:53:58

  第一章:旅游是我生日的奖赏           &nbs

       我叫刘星,今年刚满18岁。放暑假的时候,我爸爸(46岁)和妈妈(
41岁)带我去欧洲旅游,作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当我看到他们买了三张机票
时,我并不怎麽开心,因爲我本想一个人过去的。暑假还是和他们待一块,想想
就让我提不起劲来,可是票都买好了,我也没法拒绝了。

  要不是我在出行前一个多月打篮球弄伤了脚,这次旅游本来应该会更爽点的。
好在也没怎麽伤筋动骨,恢複的很快,走之前已经不需要用拐杖帮忙了,只是略
有点瘸,不能剧烈运动。

  原计划是在欧洲待一个月的,去不同的国家看不同的风土人情,领略异国他
乡的美丽景色。可是由于是暑假,出来玩的人很多,我们得先在一家海边酒店待
五天。

  当然啦,我们也不是就在酒店大楼裏吃了睡,睡了吃。酒店建造了一些小屋,
每栋小房子附近都被林木环绕,私密性很不错。小屋离酒店有一点距离,因此,
很少有客人能到这边来。

  爸爸妈妈睡客厅,我则有个小房间。小屋裏有浴室,其他一应生活用品俱全,
还是挺不错的。

  海滩边自然是人满爲患,第一天我们一家三口人便只好泡在小屋外的泳池裏。
到了晚上,我们一起去城裏,吃完晚餐,逛商店,和别的游客一样的行程。

  漫步回酒店的路上,街上有人派了张传单给我。这裏这种人特别多,向游客
推荐各式各样的玩意。但这个人向我推荐了一个比较少人知道的海滩,貌似是这
附近自然风光最好的地方了,因爲开发力度还不太够,所以去的人并不多。他介
绍说,早上有专人划船送过去,在那岛上玩一天,到了晚上,就会有人接我们回
来。他给了我一份介绍书,从上面的图片看起来,确实美不胜收,我真的去玩一
趟。

  回到小屋,我就告诉爸爸妈妈我很想第二天去那儿玩。

  「你确定这样好吗?坐小船……」

  「你妈说得对,你的腿还没完全恢複,去海上颠一下,很容易再次拉伤。」

  「没事的啦,我现在差不多都好了,我还带了助力器过来呢。」

  接着巴拉巴拉讨论了十分锺,我成功说服了他们,但他们也要陪我一起去。
毕竟让我一个瘸着腿的小孩子独身一人坐着小船,去一个隐蔽的小岛,实在让他
们很不放心。我也只好接受这样的事实,谁叫我还小,腿也受伤了。

  第二天早晨,我就换上了泳裤,带上助力器,準备出发。可当我来到客厅,
发现老爸貌似身体不舒服,他肠胃不舒服,可能是昨晚吃了什麽不干净的食物。

  「妈咪,你看爸爸身体不舒服,你们就不用去了,我自己一个去那玩吧。」

  「什麽?当然不行,我们可以明天去,或者后天去也可以的。」

  「妈咪,我们在这儿只有四天时间了,如果爸爸还没恢複过来,那我们不是
就再也去不了了吗?我真的很想今天去,我自己能行的,别担心啦。」

  然而妈妈并不松口。

  「不行,你这样去,太不安全了,我和你爸放心不了。」

  妈妈总是这样,担心这担心那。这时,爸爸开口了。

  「亲爱的,你可以和他一起去。今天他是铁了心要去的,而且,这也是送给
他的生日旅行。来之前,咱俩就说好了,要给他一次难以忘怀的旅行……」

  「可是……」

  「我没事,就是肠胃不舒服而已,躺着就好了的。这裏面有吃的喝的,什麽
都不缺,不用担心我。」

  「可是……」

  「不用可是可是的了,宝贝。我想让你陪小星一起去,玩的开心点,好不好?」

  我爸真是对我太好了,虽然我觉得这样不好,把生病的老爸一个人留在小屋
裏,而我却和妈妈去最美丽的海滩上玩耍。

  妈妈答应了:「那好吧,你要照顾好你自己。」

  达成一緻,妈妈便开始收拾行李,拿出一个大包,装上衣服、防晒霜、一些
书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物件。接着她又往包裏塞了两大条毛巾,然后再换上一身
黑色的泳衣,腰上围了一件粉红色的丝带。

  「走吧,你个小魔星。那地方看样子很漂亮,今天应该会很好玩,只是,咱
们要把你爸一个人丢在这小屋裏了。」

  我有点难过,可是我还是想去玩。

  我们出发了,走了十来分锺,到了小船停靠的渡口。到了那一看,小船上竟
然没有座位。

  我俩到的有点早,我走到那看起来像是负责的人面前,说道:「你好,我是
刘星,要两张票。」

  「好嘞,没问题。」

  「可是……这就是我们要乘坐的船吗?」我指了指那小船。

  「对啊。」

  「好吧。你看,我本以爲是有座位的。」我向他示意了下我的膝盖和助力器,
「看起来所有人都要站着坐船过去,可是你也看到了,我这样子不是很行哦,是
不是我就没法去了?」

  「我知道了。你的腿怎麽了?」

  「打篮球弄伤的。」

  「呃,没事的,船的最后面有两个座位,拉开锁,放下来就可以坐了,你随
便选一个就行。」

  「这样啊,那太好了,谢了啊。」

  「不客气。」

  他把票递给我,我便招手让妈妈过来。

  「对了,我得提醒你一下,回来的时候,你最好是第一个上船的,不然就被
别人坐了呢。」

  「嗯嗯,我记住了,多谢了。」

  妈妈过来了,我们便準备上船。船有点晃,但对我来说,应该可以搞定的。

  「确实,后面是有座位的。」

  我和妈妈往船后面走,小船前后摇晃,妈妈便拉着我的手,尽力维持我身体
的平衡。

  到了船后面,我放下座位,坐了上去,妈妈则把包裹搁在我旁边。她站在我
前面,手抓住锚在船顶上的把手,和我一起等着其他人到来。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上了船,一个很胖的家伙坐了另一个座位。又过了差
不多二十分锺,船上估计坐了五六十个人,越来越拥挤。我只好取下助力器,因
爲我感觉在这麽拥挤的船舱裏,我没法自由地伸展我的腿。

  渡口上还站着十多个人,妈妈被挤得离我越来越近,空间很狭窄。最终,最
后一个人挤上了船,发动机也响了起来。妈妈离我很近,她的脚都挤在我的脚之
间。她戴着大大的太阳帽,脸上看起来特别不高兴。

  小船开始挪动,而船上的人也开始骚动起来。我看见一个脑满肠肥的丑男人
手肘从背后撞了妈妈好几次,她只能尽量朝我靠过来,不过依然是很不舒服。

  「妈咪!」

  她听不见我叫她,发动机的声音太吵,而且波浪拍打船身,还有风声。我只
好伸手在她大腿外侧挠了下,向她示意,她才低头看着我。

  「坐下来吧,这裏太挤了。」

  她摇了摇头,不过接下来一阵子,那胖男人又撞了她几次,我便又在她大腿
外侧挠了下。都怪我,才让她坐上这麽糟糕的船,还把老爸一个人丢在了小屋裏,
现在妈妈显然也很不快。

  「妈咪,你坐下来吧,我不介意的……这裏已经没地方站了……」

  「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妈妈不得不屈服,坐到了我的大腿上。我希望她坐到我的右边膝盖边缘上,
可她知道我的伤势,没有按我的想法做。她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左腿在我的
两腿间,右腿则在我的右腿外侧。

  坐下来后,妈妈回头对我笑了笑:「宝贝,谢谢你。」

  至此,妈妈坐在了我大腿上,我以爲接下来就是平静的航程了,然而却并不
是。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觉妈妈的重心慢慢往后靠,她竟然已经坐到了我的鸡
巴上面!我软软的鸡巴偏向一侧……恰好就是右侧……也就是妈妈现在正坐着的
地方。我感觉有点尴尬。

  我想起来买票的时候,那售票员告知我,大概需要四十多分锺才能到小岛上,
也就是从现在算起,差不多也还有半个多小时才能到。

  我试图想些别的东西,然而没有用,特别是船身的动蕩还在帮倒忙。船只在
波浪中颠簸,我和妈妈的屁股离开了座位,下一刻,船只撞在波浪上,我们的屁
股就会撞击在座位上。其中的差别是,我的屁股严实地撞在座位上,而妈妈的肉
臀,则是撞击在我的鸡巴上面。

  感觉很奇怪,我的泳裤摩挲着我的鸡巴,而妈妈的臀肉则摩擦着我的泳裤。
如果不是妈妈坐在上面,这应该是很令人愉快的享受。那些脱衣酒吧应该设置在
这种小船上,舞女们在客人身上跳着脱衣服,那感觉至少要爽一百倍。

  我得转移注意力才行,可我怎麽做得到?

  突然,我发觉我的鸡巴动了一下。卧槽,我竟然开始勃起了。

  我的腿无意识地抽动起来,也许是大脑的正常反应,不要勃起来。妈妈应该
没发觉我鸡巴的异状,因爲她显然误解了我大腿抽动的原因。

  「小星,你的膝盖又疼了?」

  我几乎听不见她,船上杂音太大了。

  「有点点。」

  「你想要我站起来吗?」

  我该怎麽办?我是不想妈妈继续坐我腿上了,可我又不想她不舒服地站着。

  「没事的,不过你可以稍微挪一下位置吗?」

  妈妈没有说什麽,只是点点头,然后微微挪动了下屁股,又继续坐下来。我
以爲这样就没事了,可过了一小会,我发现我的鸡巴正好压在妈妈的双臀之间。
原来的时候,她坐在上面,还只是臀瓣和大腿,现在倒好,我的鸡巴恰好就在她
的两瓣臀肉正中间,也就是她股沟那儿。

  而且她才坐下来,船只的颠簸马上显现出来作用了。妈妈的肉臀在我的鸡巴
上面上下滑动,每一次颠动,丰满的臀肉就压在我的鸡巴上面,就好像妈妈正在
用女上位套弄我的鸡巴一样。

  更尴尬的是,泳裤内衬裏柔软的布料摩挲着我的皮肤,那感觉太刺激。现在,
我的鸡巴已经半勃起,我装作无意识地看了看妈妈的脸,她正朝着船外打量,欣
赏着海上的风景。她看起来很平静,就像什麽事儿都没发生一样。也许她真的没
有感觉到什麽吧,我心裏是这麽希望的。

  可是过得越久,我的鸡巴就变得越硬。突然,船只又是一阵颤动,妈妈浑身
一僵,然后擡起头来看了看身前和旁边的人,接着放松下来,四处张望了一下,
便继续看向船外的大海。

  我不知道该怎麽办,妈妈显然已经感觉到她双腿间我坚挺的鸡巴了。但她什
麽都没有说,也没有站起来。我感觉快要崩溃了,心跳的如此快,我试图让自己
冷静一点,想个好办法出来,却又无能爲力。

  没过两秒,船就会撞在波浪上,妈妈的肉臀便重重地撞击在我的鸡巴上。这
频率也不错,带给我极大的快感,也让我的鸡巴更加坚挺。

  接下来,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原来船只颠簸的间隔大概是两秒,也就
是说,妈妈肉臀撞击我鸡巴的时间间隔应该也是两秒,可突然我发觉妈妈的屁股
竟然在船只颠簸的间隔裏头,也会撞击在我的身上。怎麽回事?

  感觉就像是妈妈等不及自然的撞击一样。真有这种可能吗?我不知道。我只
知道的是,现在我的鸡巴坚硬如铁,妈妈没有道理感觉不到,坚挺的棒身就顶在
她的臀沟中间呢。

  现在只有我的泳裤和妈妈的泳衣两层薄薄的布料,隔在我坚挺的肉棒和妈妈
神秘的小穴中间。我擡头张望了一下,没有人注意到我们的异状。所有人都面朝
着船外,看着外面的风景,没有人朝着我们这个方向,有些人嘴巴翕动着,但我
听不清他们再说什麽。而且,我和妈妈的脑袋与别人的腰部平齐,没有人真的看
见我们俩。

  即便是别人看向我们这边,也不会发觉有什麽不对劲的。我俩没有动,上身
保持着坐姿,唯一在动的部位,只有我俩的屁股。

  我真的好羞愧,但与此同时,又感觉到无比的兴奋。就像真的性交那样子,
妈妈不停地用肉臀摩擦着我坚挺的肉棒,我不知道她是否有意,但这已不重要。
妈妈坐在我的鸡巴上面,随着船只的颠簸,每隔一两秒,就重重地坐在我的肉棒
上。隔着泳裤,我的鸡巴不时地滑入妈妈两腿中间,戳她一下,有时候是落在她
的臀沟那儿,有时候是顶在她小穴的位置,有时候是她的大腿之间。妈妈什麽都
没有说,只是看向船外。

  这快感太强烈了,我感觉就要射了。我屏住呼吸,担心被别人发觉。妈妈的
臀肉继续在我坚硬的棒身上面来回摩擦,真的快忍不住了。突然间,船身颠簸的
频率慢了下来,我张望了下,海滩已经遥遥在望了。

  我一下子如释重负,可立马又有了新的麻烦。鸡巴坚挺,在人群裏,我怎麽
下船啊?要是被人看见,不丢人死了,我开始慌了。

  过了一会,小船靠岸,停了下来。人群开始挪动,慢慢下船。我得想个办法
才行。这时,妈妈突然转过身来,对我说道:「小星,你能把那两块毛巾从包裹
裏拿出来了吗,包裹好重,我背的很累呢。」

  我含糊地应了一声没问题。

  越来越多的人下了船,妈妈终于站了起来,很慢,但没有回头看着我。她一
起身,我便把毛巾盖在我的大腿间,遮挡住我勃起的下身。

  我重新戴上助力器,在等着所有人下船的时候,我的鸡巴慢慢变软了下去。
一见所有人都下船了,妈妈便拉着我的手,扶着我也下了船。由于发生了那样的
事情,与她肌肤接触,都会让我感觉特别奇怪。

  妈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跟随着其他的人往前走。然后我们看到了海滩,
真的很壮观。碧空如洗,海天一色,时有海鸟掠过海面,又振翅逍遥而去。我和
妈妈在海滩上继续前行,找了一个漂亮的地方,将大毛巾铺在柔软的沙面上,躺
下来休息。

  这一整天,我们什麽都没做,就晒着太阳,静静地欣赏大自然的美景。妈妈
几乎都在阅读,而我则听着音。不时地,我们会下海去游几圈,凉爽一下身体。
海水摩挲着身体,但我没法真的平静下来。脑子裏不停地回想着早上的行程,我
知道这样不对,竟然因爲妈妈坐在大腿上面而勃起。可是这种感觉又如此的奇妙,
我的鸡巴可不会管坐在上面的人是谁,但我会在意啊。妈妈肯定会觉得我很变态,
我好尴尬。而更糟糕的是,回去我们还要坐同一条船。我真希望妈妈不要继续坐
在我的大腿上了,这一整天我就是这麽浑浑噩噩度过的。

  由于早上被弄得快要射但又没有射,所以整天也是欲火难以平複,凉爽的海
水也帮不了我。

  中午的时候,妈妈去海滩边的小卖部买了吃的回来,和我一起享用。

  「给你,宝贝。」

  「谢谢妈咪。」

  「你是对的……这裏真的很漂亮。」

  「好遗憾,爸爸没法过来,真希望他没事。」

  妈妈没有接我的话,只是说道:「好好享受你的假期,这是我们送给你的,
只希望你能开心。」

  她没有看我,我也不敢看她的眼睛,我们只好就那样躺在沙滩上,不说话。
到了晚上,妈妈去换了衣服,穿上一件白色的背心,下面是一条粉红色的短裤。
接着,我们去附近的餐厅吃晚餐,吃完后,就去了渡口。那个人提醒我要第一个
到那儿,所以我们只能照做。

  妈妈再次帮我上了船,走到那座位上坐好。我坐下来,解下助力器。妈妈将
包裹搁在我旁边,继续站着,并没有坐下来。

  我心裏一阵轻松。真的吗?一整天,我都希望妈妈不要再坐到我的大腿上,
可现在……我坐在那,欲火高涨,竟期待着她继续坐下来,但她并没有。

  我们上船的时候,夜色已经很黑了,而在等别人登船的时候,夜色也越来越
黑。所有人似乎都已经相当的疲倦,没有人说话,动作也是特别缓慢。

  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锺,所有人都回到了船上。这一次,妈妈站在两个女人中
间,那个脑满肠肥的丑男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所以我揣测这次肯定不会有人从
后面撞击妈妈了,也意识到她不会再做到我大腿上来了。

  引擎啓动,声音貌似比早上还要大,船只缓缓地远离了渡口。同早上一样,
所有人都面朝着船外,看着船外黑漆漆的海面和天空。

  渐渐的,渡口消失在我们眼裏,光亮也已不见,我们被黑暗所包围。我们能
看到黑色的波浪,还有从海岸上射过来的光亮,但船裏头,一片漆黑。

  和别人一样,我也是很疲倦。正当我要闭眼眯一下时,我就听见妈妈挪过来
说道:「宝贝,我要再坐下来了,行吗?」

  我不知道怎麽回答,但还是同意:「嗯,没事,妈咪,你坐。」

  我飞快地将泳裤卷起来,我想,如果有更多的布料隔在我和妈妈中间,就不
会有那麽强烈的感觉了。

  然后我便倚靠在座位的靠背上,看着妈妈。

  妈妈慢慢转过身去,坐在了我的大腿上,没有人注意。然后妈妈脱下她的遮
阳帽,已经很黑了,她不需要遮阳,便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接着,乘船提高了行进的速度。早上,妈妈做到我腿上时,已经过去了十多
分锺。但现在,还不到两分锺,也许我们能享受整个行程了。

  这一次,我更加没法去想别的东西。船裏很黑,我看不见其他人,唯一在脑
子裏浮现的就是:妈妈的肉臀正坐在我的大腿上。一整天被欲火煎熬,现在已经
完全黑了,不用担心被别人发觉,所以不到三分锺,我的鸡巴便又勃起了。

  船身颠簸的频率又起来了,妈妈丰硕的肉臀一次次撞击着我的下身,研磨我
怒张的鸡巴。我确信妈妈肯定感觉到了,但她没有说什麽。

  接下裏出现了新的问题,随着每次的碰撞和摩擦,妈妈的臀肉将我的泳裤也
渐渐往上卷,最终,我发觉我的鸡巴竟然从泳裤一侧露出来,高高地顶起。

  然后意料之内的事情发生,硕大的龟头和妈妈细嫩的大腿肌肤来了个亲密接
触,已经没有了布料的阻隔。

  感受到我龟头的滚烫,妈妈身子一颤,但什麽也没有做。船只继续前后颠簸,
我坚挺的鸡巴露出的越来越多,摩擦着妈妈的大腿。

  实在是太刺激了,淫液从马眼裏流了出来,随着船只的颠簸,涂抹在妈妈的
大腿内侧。而有了淫水的湿润,鸡巴和大腿肌肤的摩挲也更容易,更令人觉得舒
适。

  妈妈肯定感觉到了,但依然不发一言,也坐着不动。实际上,她并没有坐着
不动,随着船只的颠簸,我们一会儿往前沖,一会儿妈妈的肉臀重重地撞击在我
坚挺的鸡巴上。接着,我又发现妈妈调整了下腿上遮阳帽摆放的位置,身子朝前
面挪了挪,之后,她的屁股开始动起来,不是上下动,而是前后动,感觉不是我
的鸡巴撞在她的大腿上,而是被妈妈的两条美腿夹着,前后滑动。

  因爲妈妈这样做,我的泳裤更加往上卷起,都快盖不住坚挺的鸡巴了,蛋蛋
也暴露了出来,我差不多赤身裸体了。一开始,只是我鸡巴一部分和妈妈的大腿
前后摩擦,现在,也和妈妈的热裤有了更亲密的接触。

  她的热裤并不紧,相反,还特别的宽松,没过多久,妈妈短裤的裤脚也同样
被卷了上去。接着,随着妈妈前后挪动臀部,我坚挺的鸡巴竟然插进了她的一只
裤筒裏头,缠在了裏面。

  这种感觉好奇怪,我的鸡巴和妈妈大腿内侧最深处有了接触,棒身沿着妈妈
淫穴外面的花瓣滑动,感受到了一丝湿滑。

  天呐,妈妈竟然湿了,她也兴奋了,很兴奋。

  妈妈继续前后挪动丰满的肉臀,湿滑的小淫穴压在我坚挺火热的棒身上面。
然后她左右看了下,再往后靠过来,后背贴在我的胸膛上。我愣住了。妈妈偏头
轻声对我说道:「帮我拿住帽子一小会。」

  我不知道她要做什麽,但我照着她的意思办了。我抓住遮阳帽的边缘,静静
地等着妈妈。

  妈妈微微擡起下身,伸出左手,也就是靠海这边的手,伸到遮阳帽下面。我
不知道她的意图,不过紧接着我就知道她做了什麽。她掏出手来,缓缓地坐回来。
我察觉她的短裤摩擦着我大腿中部,妈妈肯定是把短裤拉下来了。

  现在,调整了一下坐姿,我坚挺的鸡巴就正好压在妈妈两片肥美的肉臀中间,
整个火热滚烫的棒身与妈妈的肌肤密贴在一起。接着,妈妈继续前后滑动,她的
淫水流出来,涂抹在我的肉棒上面,也把妈妈下身都涂的湿滑无比,随着船身的
颠簸,我粗大的鸡巴就在妈妈滑滑的臀沟中间前后滑动。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整条肉棒都被妈妈最私密的地方摩挲,当她往后退的时候,我竟然能感受到她淫
穴裏喷出来的热气。

  太刺激了,我不知道妈妈爲何会这样,但事实就是如此,而且越来越惹火。
随着每一次的颠簸,妈妈下身都会微微擡起来,让我的鸡巴没有完全俯首下去,
而是慢慢地往上翘。

  紧接着,在颠簸的间隔中,妈妈更高地擡起肉臀,我的鸡巴是如此的坚挺,
高高地翘起来。这一次,妈妈缓缓地坐下来,硕大的龟头正对着妈妈湿热淫穴入
口,撑开娇嫩的穴肉,一点点地被妈妈套进了淫穴深处,最后,重重地坐了下来。

  天呐,我快要喷射了。我整条粗壮的肉棒完全地进入了一个湿滑的肉洞裏,
这是属于我亲生母亲的肉洞,她竟然将自己最神秘的地方向我完全敞开,十八年
后,我又回到了这裏。

  然而,妈妈没有给我时间思考。她的下体在我下身缓慢而用力地研磨,再重
重地坐下去,最终,她左手向后撑在我的肚子上,一股热流喷洒在我的肉棒上面。

  妈妈竟然高潮了,她使命地抓着我,没有叫出声来。实在太刺激了,我也忍
受不住射精的沖动,腰部一颤,只感觉一股接一股的滚烫精液喷射进了妈妈淫穴
的最深处,似乎连我的灵魂都要沖进了妈妈身体裏。

  我不知道我俩最后是怎麽从船上下来,还不被人发觉异常的。回酒店的路上,
我俩一句话也没有说。

  但是我知道,我这次生日旅行的头开的很不错。

  你也许喜欢